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我知道你没失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分卷阅读5

    我知道你没失忆 作者:膏肓

    正文 分卷阅读5

    我知道你没失忆 作者:膏肓

    分卷阅读5

    不过金越面皮似乎比较薄,还是等到晚上,鼻息相缠,交颈而眠,不知道他进入的时候那人会不会微红了眼眶,发出隐忍而难耐的呻吟?

    金越洗完碗,转过身来就看见一边板凳上乖乖坐着的苏征,他单手支腮靠在桌上,眼神游离,一脸迷之笑容,像只偷了腥的大尾巴狼。

    金越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苏征这才回过神来:“好了?”

    金越点点头:“要不要下午带你出去逛逛?”他又想了想,煞有介事的补充道:“你一时半会儿应该也想不起来什么,就先住我这儿,正好带你置办些物什。”

    休息了一会儿,金越和苏征两个人手牵着手去逛街。

    走完一条街,买了洗漱用的铜盆和布巾,几件苏征尺寸的衣裳。金越觉得该买的东西都买的差不多了,天色却还早。

    他打量着身边苏征满面欢喜恨不得的哼个小曲的样子,突然开口道:“我给你买个簪子吧。”苏征被他说得愣了愣:“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金越牵着他往前头的铺子里走,边走边道:“人家娶媳妇的时候都要给传家宝的,我娘走的时候其实也给我留了个玉镯子,说给我未来媳妇的。可惜那个时候我正好参军缺点路费,给当了。正好你也不适合戴镯子,就给你买个簪子好了。”

    金越走着走着手里的人突然拉不动了,他下意识的回头看过去,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问号脸来。

    苏征杵在原地认真的看着他:“那我也要给你买点什么。”

    “你买什么?我这叫聘礼!”金越半挑起眉头看他,像是想起些什么,表情又变得有点怪异,阴恻恻的道:“而且你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都穷得吃我的穿我的了,还能藏下私房钱给我买东西?”

    苏征:“……”

    哦豁,好像暴露了些什么?

    不过金越也没有深究,牵着他就拐进了边上的一家首饰店,和店家打过了招呼,就靠在柜台上,拍着苏征的手,像个语重心长的老大爷一样慢悠悠道:“玉的容易碎,而且太好的我也买不起,给你买个木头的,就当盖个戳儿,省得你哪天全想起来了,不认帐。”

    苏征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总觉得金越好像是知道了些什么,却还是尽职尽责的把他又白又甜的流氓形象表演到底。

    他万分乖巧的凑上前去,冲着金越的脸就是“吧唧”一口:“相公买的我都喜欢,相公我也喜欢,失不失忆都喜欢。”

    柜台老板刚拿着个布包的盒子探出头来,闻声,又默默的缩了回去。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真是……羡煞老头子咯……

    金越最后给苏征买了支流云檀木簪,样式稳重,古朴大方。其实金越想买另一支桃木蝴蝶簪的,可惜被苏征及时制止。

    一直到回了家,金越还在念叨:“你为什么不喜欢那支蝴蝶的呢?蝴蝶多好看,又精致,你带上难道不会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和鲜花一样娇艳起来了么?”

    苏征闻言,面色毫无所动,只是万分宠溺的看着金越:“相公若真这么喜欢,等我攒到了钱,就给相公买那支簪子。相公比我好看,想来也更衬这支簪子。”

    金越本来也只是想逗逗他,看他会不会露出点破绽,闻言摸了摸鼻子,顾左右而言他道:“唉呀,天色都这么晚了?睡觉睡觉。”

    睡觉这事儿吧,在有的人那里,它只是一种个人行为,但在有的人眼里,它就无异于一种邀请。

    苏征很显然不是前一种人。

    尤其是当跟他说“睡觉”的人是金越的时候。

    他几乎是一瞬间脑子里就已经上演了全武行的龙阳十八式,什么老汉推车,观音坐莲,鱼接鳞,鹤交颈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但他也只限于思想上的野马脱缰,可没胆量真的造次。毕竟虽然苏征和金越同为一国悍将,但苏征主兵法谋略,金越则是以骁勇闻名,若要论真刀真枪的单打独斗,苏征自己也清楚,他干不过金越。以至于人家半推半就欲拒还休的情趣,到他这里只会是拳脚相向,鼻青脸肿的惨剧。

    苏征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玩霸王硬上弓那一套,他的计划是,蚕食,习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比如今晚,他的计划就是像前一夜一样相拥而眠,然后趁金越不注意的时候摸摸细腰和屁股什么的。非常简单,易于达成,也不会引起炸毛将军的野兽般敏锐的警惕心。

    但是,就像在战场上一样,金越总会给他一些出其不意的“惊喜”。

    第八章

    金越今晚似乎……不太一样。

    洗漱完后,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裹得严严实实的出来。反而敞着膀子,洗澡后的水珠也没有完全擦干,顺着脖颈向下,一直划过小麦色的胸膛。他的肌肉线条匀称而充满张力,站在那里的样子就像是一只豹子,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野性,让人想俯首称臣,又想痛快地打一架,感受驯服的快意。

    苏征看着他的样子,下意识滚了滚喉结。

    金越却恍似不觉,坐到了床沿上,把苏征的手从被窝里刨出来,用他能想想出的最流氓的方式轻佻的摸了两把,然后笑眯眯道:“媳妇你失忆了,可能不记得,咱俩成亲到现在快个把月了,还没圆房呢。”

    苏征:!!!

    金越看着面前人明显愣住的表情,内心的小人双手叉腰就是邪魅一笑:装啊!我让你再装!

    苏征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嘴角有些抑制不住的上扬,他努力抿着唇意图遮住笑意,微微垂头,极其隐忍的道:“相公是想要圆房?”

    看在金越眼里,这就是含羞带怯,怕了。

    必须乘胜追击啊!金越双手撑在苏征身侧,一个床咚,凑近了在他耳边轻声道:“媳妇可让?”

    气息温热,带着点潮意,撩得人脊骨发麻,心头发痒。

    苏征不知道金越在想什么,但他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当机立断,钳住了身上人的手臂。

    微抬起身,去啄金越的唇。

    一个实实在在的吻,不像先前一样蜻蜓点水,一触即离,也不是那亲在面颊上的亲昵温存,打打闹闹。

    唇摩擦着唇,舌搅着舌,齿列相撞,津液交缠,在微微分开的时候扯开一段暧昧的银丝,然后又吻上。

    追逐,进攻,深入,互不相让,攻城略地,谁都想成为掌控者,成为最后的赢家,却两个人都一败涂地,且心甘情愿。

    火,甫一燃起就难以熄灭。金越已然忘了他最初只是想逗引逗引苏征,惹他承认没有失忆,只是喜欢自己。

    苏征也忘了他绸缪规划过的循序渐进,步步为营,只想将人吞吃入腹,骨血相融。

    苏征沿着金越的脊骨揉`捏抚弄下去,金越也不甘示弱,秉承了军营里养出来的粗野直接,一用力就把今天新给苏征做的衣服扯成了两瓣儿破布。

    苏征手上力道不减,唇却换了位置流连,一边吮着金越的锁骨,一边轻声嘟囔:“新买的,就坏了。”

    金越已经被摸得耳根通红,眼神却杵在苏征的脊背上一动不动,尤自嘴硬道:“扯坏怎么啦?相公给你买新的。”

    苏征一个巧劲,把人扑倒在柔软的被褥上,轻笑起来:“那就,有劳相公了。”

    因常年握刀而粗糙的掌带着灼人的热意落在金越的臀`部,那应该是金越浑身上下肉最多的地方,软而弹,手感很好。苏征几乎是下意识的大力揉`捏了两下。本还沉浸在情`欲里的金越,却被这一下捏回了魂儿,忙抽出一只手来,捂住屁股,警惕的瞪着苏征:“你摸我屁股干嘛?”

    苏征看着他,眼瞳深黑,声音低沉蛊惑:“我就是喜欢你,想要你,你哪里我都喜欢,都想要。”言罢竟还带着一丝丝的委屈补充道:“我难道不能摸你吗”

    金越被他看得无力招架,只能眼一闭,身一挺就抓着苏征的手往自己身上贴:“摸吧摸吧摸吧,就你惯会卖可怜。”

    苏征得了金越应允,愈发不老实起来。一手揽着金越光裸的背,一手则在金越的腹部轻轻抚弄,他轻轻的触碰像带着细小的电流,让金越觉得又痒又麻,整个人都不得劲起来。也不知有心无意,苏征的手越摸越向下,动作越来越不可描述。他技巧娴熟的撸动着小金越,命根子被人抓在手里,金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只轻哼了两声,就顺势揽上了苏征的背。苏征越发肆无忌惮起来,手里动作不停,嘴叼上了金越的耳垂,用牙不轻不重的磨着,气息粗重,喷在金越耳廓,让人从外到内都烧起热烫的温度。

    金越本就没什么经验,没能坚持多久,很快泄了。他觉得有些丢脸,绯红着脸,挺着身子挣了两下,却没能像想象中一样英武的把人掀开。只得两眼一闭,假装无事发生。

    苏征吮着他的脖颈,一手白浊,顺势向后探去。怀里的人身上出了一层薄汗,滑溜的同鱼一样,他加大了力气,将人扣在怀里,扎扎实实的,充满了整个怀抱,不是梦。

    他轻轻笑了声,没有多言,单膝顶开金越的双腿,开疆扩土。

    金越没有防备,全脱了力气,整个人软成了一滩水,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苏征堵住了嘴。温存缠绵的一个吻后是肉`体最原始的欲`望冲撞。

    金越一开始觉得痛,后来昏昏沉沉的竟也得了快活,掐着苏征背的手,也忍不住放轻了力气,就这么懒懒散散的攀着,在情`欲里沉浮。

    最后他也不知是累的还是困的,栽在那宽厚的怀抱里一头睡了过去。

    隐约间梦里似乎有人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着什么,他伸手赶蚊子似的随意拍了拍,那声音便又远了。

    第九章

    金越醒来的时候,苏征已不知道哪儿去了,他自己的下半身几乎没有知觉,他默了一会儿,内心十分惆怅,甚至想来支旱烟,但他不会抽,所以家里也不曾有,倒是祭拜用的檀香还有几支。他想了想,努力拖动半残的身子,下了床。

    一着地,下半身残缺的感知才慢慢回过来,又酸又软,尤其是不可描述的某处,火辣辣的疼,还有一种诡异的满胀感,活像里面还塞着什么一样。

    金越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嘶”了一身,一瘸一拐的扶着桌子,往柜边移。

    打开柜门摸了一支檀香出来,又倒腾出香炉火柴点上,金越这才安稳的放纵自己瘫在柜子一边。静静地嗅着那香气,整个人似乎都染上了一股子禅意。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道:“娘啊,咱们老金家在我这代,怕是要断子绝孙咯,您早点儿去投胎啊,不然改日被您儿媳妇气活了该多吓人。”

    想了想又道:“您也别听我胡说,他其实挺好的。就跟小时候你给我讲的七仙女似的,长得好看,人也勤快。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回天上去了。”

    沉默良久,金越突然轻声笑起来:“挺好的,真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支香几乎燃尽,外头破旧的老门才传来吱嘎一声轻响,然后渐近的就是苏征轻快的脚步声。

    他拎了一大篮子菜,嘴角微微上扬,整个人都显得愉快又明朗,见着金越坐在地上,忙放下手里的东西上前去扶:“怎么坐在地上?不再睡会儿?”

    金越看着他春风得意的样子就觉得屁股疼,扯开嘴,露出一个狞笑:“我要是有力气蹲着,有力气出门,我会坐在这儿?我跟你说,我刚刚烧了支香,求了八方神仙,过会儿降雷劈死你个臭不要脸,你等着吧!”

    苏征早已知晓他的性子,轻手轻脚把他扶起来,一点儿也没恼,笑盈盈的道:“若是我被劈死了,你不是就成鳏夫了吗?”

    金越气哼哼的白了他一眼,没有吱声。

    如果你喜欢本站,请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就要耽美》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分卷阅读5

    恋耽美

    正文 分卷阅读5  -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