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我知道你没失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分卷阅读4

    我知道你没失忆 作者:膏肓

    正文 分卷阅读4

    我知道你没失忆 作者:膏肓

    分卷阅读4

    第六章

    第二天一早,苏征依旧起得很早,金越起床时已经找不见他人了。趿拉上鞋,在院子里摸索了了一圈,发现苏征是真的没在家,估计是出门买菜去了。金越回床上打了滚儿,想了想还是拾掇了一下自己,在家边上的一棵老柳树下刨出一坛酒,也出门了。

    不论昨日老大夫话说得多难听,毕竟医者仁心,能求的,还是要求一求的。

    金越一身干净利落打扮,到医馆门前递了帖,等了一会儿就被人请进去了。

    老大夫头也不抬的开口道:“症状?多久了?”

    金越揉了揉鼻子,将酒坛子往老大夫的桌上一搁。老大夫闻着酒香,顺着来人的手腕向上看去,见着金越露出了个和昨天一样的高深莫测的笑容。金越被他看得有些不安,又揉了揉鼻子。

    老大夫看着他继续笑。金越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只得躲开老大夫的目光,偏过身,上手拍了拍酒坛子的边壁:“这桑落酒,我娘去世时我亲手酿的,算起来如今也有十个年头……只求……大夫救那日与我同来的汉子一命。”

    那酒壶边壁被他敲得发出两声闷响,带着里头的酒液晃荡,就是不揭盖也能闻着扑鼻酒香。

    老大夫是个好酒的,自然知道这十年的佳酿滋味有多爽快。一口入喉想是热`辣辣的,能烧得人浑身都暖起来。

    可是啊,现今确实没这口福了。

    老大夫深深吸了口气,想是想再多闻闻这佳酿的香气。手上却将那坛子向外推了推:“不是老夫不给治,这病,实在是老夫治不了啊。”

    金越见状一急:“真的这么严重?”

    老大夫笑起来,又上手捋了捋他的山羊胡,微微摇头道:“治病治根不治标,这相思病,自然是要相思人来治,老夫自然是无能为力。”

    金越听懵了:“他都失忆了?能思谁啊?”

    老大夫眯着眼睛看他,眉梢微挑,嘴角下撇,觉得自己怕不是看到了个傻子。

    话说了这么明白,怎么还是听不懂呢?这小伙子这么实诚,那后生得熬到什么时候……怪不得昨日说还得磋磨呢……明明他瞧着都是明明白白的两情相悦了……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老大夫清了清嗓子,决定提点一下金越:“有时候,看事物,不能只看表象,听人说话,不能信其表面,要自己仔细想想。”

    金越听他这话说得玄乎,抱臂瘫在了老大夫待客的椅子上,想了一会儿,难以置信的抬头问:“您的意思是说……苏征那厮其实没失忆?”

    老大夫将那坛酒往自个儿身边揽揽,陶醉的深吸了口气,欲盖弥彰道:“我可没说。”

    金越仔细琢磨了会儿,皱起眉来:“那他思谁呢?他老家的哪个姑娘?”

    老大夫盯着酒坛子,不说话。

    金越倾身向前,拍拍桌子:“老人家,您给我说说清楚,我这坛酒不收回去。”

    老大夫这才满意一笑:“这可是你求我的,我见你可怜,迫于无奈才告诉你的!”

    金越挠挠头:“您说啥就是啥,先告诉我呗,到底怎么回事?”

    老大夫提笔在平常开药方的单子上开始写字,边写边说:“所谓相思,不过求而不得,一切因情而起,所有病症起因不过是费尽心机,算尽机关,求一人心。你给他圆满,自然病好。”

    话落,笔停。

    老大夫将那药方纸叠了叠,递给金越:“小伙子,心里有他,就同他说,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金越接过纸条来打开,只见纸上八个大字“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他坐在那儿看得云里雾里,老大夫已乐颠颠的拎着一坛酒向里屋走了,金越这才想起来,又对着老大夫的背影高声问道:“大夫,您之前是不是见过苏征啊!”

    老大夫朝他挥挥手,只回道:“你请我去看诊那天啊,那后生的烧其实早就退咯。”

    金越走在路上,认真的思考老大夫的话。

    “那后生烧早就退咯,那天你刚出门避嫌他就睁眼了。”

    “他说他喜欢你啊,但是两个人都是男子,他也不好意思直接说白,怕是最后连兄弟都没得做。”

    “他说他就想在你身边多赖两日,指不定就生出感情了呢?”

    “我瞅着你俩挺般配,你这么紧张,心里也是有他的吧。”

    …… ……

    苏征没病。

    苏征的失忆装的。

    苏征装失忆很有可能是因为喜欢他。

    金越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他不介意苏征骗他,毕竟苏征若不装失忆,他肯定早把人赶走了。他自己虽然不会这么做,但他也理解这些人为了达成目的而使一些小手段的行为。

    可这“不介意”也不妨碍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去面对叫他相公的苏征。

    酒也没了,金越摸了摸口袋里随手塞进去的几个铜板,买了俩苹果,没回家,转了个弯儿,爬上了城西边儿的一个小山丘。

    这小山丘不算高,没几棵树,但杂草长得茂盛,躺上去虽然有点儿扎背,但是总比泥巴地干净舒坦。金越一个人的时候常来这儿,吹吹风,晒晒太阳。

    时间就好像很快过去了。

    金越不是没有朋友,可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也一个个老了,散了,没了。还有些人,加官进爵,在京都里过着安稳日子。不像他,就是做到了将军的位置,也不想在人心叵测的官场里混,请了旨一个人跑到这偏僻小镇,做什么都自力更生,乐得快活。

    他惯觉得京城人心繁杂,他又是个懒人,不会应付那些口蜜腹剑之徒。他还担心时间久了,旧人不似旧人,刀山火海中拼出来的情分也变了味儿。倒不如一直一个人,也挺好。

    可是现在苏征来了,好像想跟他一道两个人待着,还是要同他过日子一样认真。

    该怎么办呢?

    只当无事发生?或是揭穿苏征?

    金越靠在树下,用衣角随便抹了两把刚刚买的苹果,啃起来,咔嚓咔嚓,汁水很足,又脆又甜。

    还好买了两个,金越想,另一个正好可以给苏征尝尝。

    他揣好苹果,站起身。

    连铜板都没有抛就做好了决定。

    有些打算,其实人心里早就有数。犹豫多久,总会是回到心念初动时的那个结果。

    那就没有什么好纠结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大不了就是一颗心一条命,有什么好怕的,只当是……一场豪赌。

    第七章

    金越回到家的时候,苏征已经做好了饭在家等着,一桌饭菜腾着热气,苏征坐在桌边,托着腮像是在发呆。

    听见门口发出悉索声响,他猛的转过头来,眉头紧锁,面色森森,那一瞬间金越似乎在他眼中看见了杀意。而那眉目间的阴鸷之意转瞬即逝,就像不过是金越晃神间的一个错觉,不过一眨眼功夫苏征已经换了一副温柔笑面,迎了上来:“相公,你回来啦。”

    金越知道他大约是出于军人的敏感,做出的最直接的反应。既已做好了准备,他便没有戳穿,反倒是主动笑着揣起苏征的手,往桌边走:“辛苦你啦,我今儿出门瞧见路边有卖苹果的,顺手买了俩,可甜,给你带了一个,你尝尝?”

    苏征惊喜之余还有些诧异,金越不过出了一趟门回来,却性情大变一般,之前还是抵触他接触的,怎么着也要羞窘炸毛一番,这会儿倒是主动牵上来了。苏征军人的直觉叫嚣着不对劲却被他明朗温暖的笑晃了眼,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苏征也忍不住勾起唇来。装失忆来到金越身边也许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任性的一个决定。他却不觉得后悔。

    哪怕只是为了这一刻,这样的一个笑,就算将来被发现,被厌恶,造成什么不可逆回的后果,他还是觉得很值当。

    人生在世,命如蜉蝣,一刻欢愉的回忆就能支撑人走很久,很久。

    苏征觉得金越大约就是他命中注定的“欢愉”。

    金越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自顾自牵着苏征走过去,按他坐下。又把自个儿的板凳拖近了些,换到了一个紧挨着他的位置。

    期间苏征只是笑盈盈的看着他,眼神里说不出的温柔缱绻,金越被他看得又有些暴躁,到底还是忍住了,只是红了耳根,欲盖弥彰地敲了敲桌子:“我就是觉得近点吃着热闹,看什么看,吃饭!”

    苏征听他这么一说,笑得更欢:“相公,你刚才说给我带了苹果的。”

    金越刚抬手不甚熟练的给苏征夹了块红烧肉,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想起来了,摸了摸口袋,掏出被体温捂得有些温热的果子递了过去。

    苏征接过苹果,像是怕金越反悔似的,洗也没洗就直接磕了一大口,果肉的清香伴着汁水在口腔里溅开。

    很甜,比他吃过的所有苹果都甜。

    蜜一样的滋味,从舌尖一直淌到心底里去。

    金越看苏征吃个苹果都眉开眼笑的样子,心里不知怎的就愧疚起来。本来好好的大将军,据说还是卫国的世家子弟,怎么一喜欢他就沦落到这种境地。

    跑到穷乡僻壤来,连吃个苹果都能开心成这样。

    他看着苏征已被他夹的菜堆成小山的饭碗,叹了口气,把排骨汤里的最后一块排骨摆到了“小山”顶上。

    如果不是被撑得微微鼓起的肚子给了苏征一丝可依赖的现实感,他几乎以为自己是陷进了一个美梦里。

    虽然他也觉得金越喜欢上他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却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他们现在应该算是两情相悦了吧……苏征揉着肚子,坐在一边,看着主动请缨,认真洗碗的金越,脑子里的思绪越飘越远,颜色越来越趋近皇家御用。

    如果他们两情相悦,他是不是现在就可以上去从后面抱住金越,脱掉他的挂衫,只留身前一个围裙,然后抚摸逗弄,酱酱酿酿?

    或者金越的衣服蘸湿了水,透出些影影绰绰,惹人遐想的美好景致?

    如果你喜欢本站,请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就要耽美》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分卷阅读4

    恋耽美

    正文 分卷阅读4  -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