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对真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 部分阅读

    站在窗前的晓书回过身子,勉强地笑道:“没有啊,我真的很开心,你也知道,我一直很期待出院。”

    “当然。”晓檀爱怜地摸摸她的头发。“这场无妄之灾真是害你吃足了苦头。对了,护士刚才交给我好多药,是要让你在家吃的,不过我都忘了该怎么服用,我先去护理站问个清楚。”

    晓檀匆匆走出去。

    晓书默默地看著窗外。当她听到主治医生说她的复原状况良好,接下来只要定期回医院复诊并配合药物治疗时,她兴奋得直想大叫。

    她好渴望把这份喜悦告诉耀宇──除了家人,他是她最想分享的对象!

    但……她联络不上耀宇。

    三天前的凌晨,耀宇离去后,晓书便发现自己找不到他。

    当天晚上,他没有出现在医院,晓书强忍著忐忑不安的心和巨大的思念,没有打他的手机,她知道他要处理很多公事,一定很忙碌。

    但,当昨天晚上她又等待落空时,她慌得六神无主,再也忍不住地试图联络他。

    为什么?他烙印下的吻还在她体内发烫,为何他的态度会在瞬间便骤然丕变?这三天来,他居然不曾到医院来探望过她……

    她试图找他,但好奇怪,耀宇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好不容易联络上了,他也仅是简短地交代自己很忙,忙完后再跟她联络,说完后便匆匆收线。

    晓书不愿怀疑耀宇,她不想怀疑自己最心爱的人。但,种种迹象都显示出……耀宇,似乎试图疏远她!

    如果不是想疏远她,他怎么可能连续三天都对她不闻不问?这是自从她受伤住院后,不曾发生过的事!

    难道他厌恶她了,对她不耐烦了?更甚者……在他得到她之后,便对她了无兴趣,他只是想得到她的身体?

    不──不是这样!晓书不愿这么想,耀宇的眼神是那么炽热而深情,她绝不愿怀疑他──可是……他这三天来的反常行为,却让她忍不住一再往那方面想。

    为什么?耀宇怕她缠著他,要他为那晚的事负责吗?她不会要他负责的,她已经是个成年人,可以承担自己的所作所为。

    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是她自愿的──她爱他,因此不后悔,更不会死皮赖脸地要他扛起所谓“道义上的责任”。

    痛苦地闭上眼。那一天清晨,耀宇紧抱著她,坚定地说出“我爱你”时的语调还犹在耳畔;他的温柔、他的深情也深深地烙在她的心版上。但,为何自从他离去后,便态度丕变?

    他不但不肯来医院看她、不给她电话,甚至在她打电话去时,也以急促忙碌的语调匆匆收线。

    为什么?

    清泪滴在晓书的手背上,她又再度回想起复健室那对母女的对话──

    至豪说,他不想一辈子照顾一个不能走路的女人,他无法负担!

    是这样吗?越想她的心越加揪痛。也许,耀宇真的很喜欢她,不是存心戏弄她。但,那天早上当他走出医院后,他便觉得这层关系让他觉得很沉重,他不想负担一个脚伤未愈的女人。

    或者,就算她的脚完全复原了,他还是不想负担她,不想给她名分……

    泪水如珍珠般落下,她从来没有想到名分或是责任这些问题,她只是……只是想爱他,以一个女人的心情努力地爱他、幸福地爱他!

    只是这样啊!

    他为何要疏远她?甚至对她退避三舍,活像她会对他死死纠缠似的?

    耀宇!耀宇!晓书痛苦地在心底狂喊著。她真的不愿怀疑他,但他为何不肯出现?为何要离她这么远?

    是他把深陷脚伤深渊的她给解救出来,是他给予她勇气和自信,是他让她明白何谓恋爱、何谓幸福,也是他让她知道身为女人的喜悦为何啊!

    如果……如果他狠心地将她再度推落到更痛苦的深渊中,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要凭借什么勇气活下去?她还能相信什么?

    给她一通电话吧!她卑微地祈求著。就算他想分手、就算他不打算再见到她,她都希望他能直接告诉她,不要再让她的心悬在半空中,上不到天,下不著地……

    她从来没有这么脆弱过,她好想听到他的声音,哪怕是三言两语的问候都好。

    耀宇!

    “原来是这样,这是饭前吃的,这是饭后吃的,还有这些是消炎片……”晓檀笑吟吟地谢过护士后,喃喃复述著走进病房。

    “晓书,我问清──晓书?!”看到妹妹脸上的泪,晓檀慌得立刻冲上前去。“你怎么了?为什么在哭?是不是伤口痛,我马上去请医生来!”

    “姐!”晓书阻止她。“不用了,我没事,你别担心……”

    “怎么会没事?没事的话,好好地为什么哭了?”晓檀还是很紧张。“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担心施博文医师不肯帮你动腰部的手术?”这件事也是晓檀目前最担心的,一定要让晓书接受髓核切除手术,她的腰椎才不会再疼痛。但,院方说施医师年事已高,不轻易答应动刀。唉……

    晓书摇头。“不是的。”她当然很渴望能接受髓核切除手术,但,目前的她已经很知足了,不会强求一定要开刀。

    她只是……只是想听到耀宇的声音啊!

    “别哭了。”晓檀抽出面纸为妹妹拭泪,神情复杂地看著晓书,叹了口气道:“我想我猜得到原因。是因为耀宇,对吧?”

    “姐……”

    “我注意到了,耀宇这三天都没来医院看你,而笑容……也从你的脸上彻底消失了。”

    “姐……”晓书抱住大姐,她很想强颜欢笑地说:“没什么啊!我才不在乎柯耀宇有没有来看我,他一点儿都不重要!”

    但──她说不出口!

    她无法伪装潇洒,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生性低调、对任何事都不在意的纪晓书了!

    她知道自己改变了,彻彻底底地改变了。她会期待、会患得患失、会紧张,她会因耀宇的一个眼神而影响一整天的心情。想到他时,她会傻傻地微笑,还会脸颊发烫,心房更会流过奇妙的暖流,又甜蜜又酸涩,像是掺了蜂蜜,也像是加了柠檬的糖浆……

    她知道自己谈恋爱了!二十二年来,第一次认认真真、以全副的心思来谈恋爱!

    但,此刻的她却觉得无比空虚且苦涩,只因她不知道……耀宇也珍惜这份感情吗?他也怀有同样的心情吗?

    “姐……”晓书任泪水浸湿自己的脸,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孩。“我……我喜欢耀宇,好喜欢、好喜欢!我从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爱一个人!但,现在的我却不知道,未来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他会希望我在他身边吗?或者,他认为我只是一个累赘……”

    “晓书,你不是累赘!我相信柯耀宇不是那样的男人!”

    抱住饮泣的妹妹,晓檀觉得好心疼。当初是她鼓励晓书勇敢地面对自己的感情,尽情地去谈恋爱。但,看妹妹今天这个样子,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真的做对了吗?

    轻抚晓书的背脊,晓檀哽咽。“尽情哭吧!我知道你很痛苦。爱情是最甜蜜的,但,它有多甜蜜,就会有多伤人。对不起!关于你跟耀宇的感情,我无法帮你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不管发生任何事,家人永远支持你、爱你。你懂吗?晓书……”

    “姐……”在姐姐的怀抱中,晓书恣意地释放泪水。

    回到家中后,晓书独自躲到房里,正犹豫著该不该再打通电话给耀宇时,手机却响了。

    “喂──”她紧张地接听,好期待彼端是她最想听的声音。

    但,没有。打来的竟是施妮妮!

    “纪晓书吗?我是妮妮,听说你出院了?”

    “喔,对啊。”晓书回应,纳闷著施妮妮为何要打电话给她。毕竟,她们之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更何况,以前施妮妮还满讨厌她的,认为她抢走她的走秀机会。

    “呵呵,你还在安心养病吗?也对啦!反正现在的你最闲了。你都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多忙呢!又要拍广告、又要走主秀,唉,好羡慕你这么清闲喔!”施妮妮不怀好意地笑著。

    晓书皱起秀眉。“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她清不清闲是她的事,可没兴趣听这过气的老女人耀武扬威。

    “别不耐烦。”施妮妮冷笑。“我知道这几天你一直很想联络耀宇,看你找得这么辛苦,我就好心地提供你……他的行踪吧!”

    晓书脑中有几秒的空白,握住手机的手轻轻发抖,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听不懂你在胡说什么?”一股可怕的预感由背部窜起。不要、不要!她讨厌这种感觉,她更讨厌施妮妮以这么亲热的语气唤著耀宇。

    “哼!我才不是胡说呢!”彼端的施妮妮阴冷地丢下一句。“你昨天晚上九点和九点半,各打了一通手机找他,不是吗?”

    “……”晓书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她好想驳斥施妮妮,但那股可怕的预感却越来越清晰!为什么?为何她会知道她联络耀宇的时间,而且还记得这么清楚?

    难道她跟耀宇在一起?

    不!巨大的痛楚穿透她的心,她不许自己再想下去!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伶牙俐齿吗?”施妮妮的笑声更加得意。哼,她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报仇,当然要好好地吐尽怨气。

    “纪晓书,你以为柯耀宇前一阵子老是到医院看你,是真的喜欢你吗?哈哈哈哈……笑死人了!你自己也不照照镜子,你算哪根葱啊?他只是闲来无事,这著你玩的!”

    施妮妮大笑后,继续道:“我老实告诉你吧,耀宇根本不喜欢你!先前之所以会想找你当‘维纳斯’珠宝的广告模特儿,全是为了我一句──‘听说纪晓书是圈内有名、又守身如玉的冰山美人,还没有任何男人搞得定她呢!’向来风流的耀宇一时兴起,便跟我打赌,赌他绝对能在短时间之内追到你,并且要你爱他爱得死心塌地。”

    不!不!不是这样!不是……

    晓书觉得眼前一阵晕眩,地板也开始旋转了起来。她好想否认自己所听到的,她更希望自己只是在作噩梦。不会的!不会的……

    施妮妮越讲越得意。“听清楚了吗?纪晓书,你啊,只不过是我跟耀宇的赌注,是我跟他感情上的调剂品罢了!他对你的甜言蜜语全是假的,他不爱你,他爱的人是我!一直是我!你懂不懂?!”像是要挽回之前的颓势,施妮妮吼得很激动。

    不……晓书整个人像是在瞬间被劈成两半,嘴唇颤抖著。“我不相信你说的话,完全不信!”

    不可以!不可以!浑身冰冷的她努力地告诉自己:晓书,你要相信耀宇!你……要相信他!

    “哼哼!信不信由你,我是看在同为女人的分上,不想见你闹出太多的笑话,所以才‘好心’地打这通电话告诉你。顺便提醒你──不要再纠缠耀宇了,你只是他穿腻的破鞋,他才懒得再理你呢!”

    欣赏著十指鲜红的指甲,施妮妮阴恻恻地又道:“对了,我再好心地告诉你一件事,你知道为何这三天一直联络不上耀宇吗?答案很简单,因为他跟我去日本度假了。我们玩得可疯了,还夜夜缠绵呢!哈哈哈……耀宇说啊,陪我比陪一个跛脚的丫头有趣多了!”

    整个房子像是在剧烈地摇晃、旋转著,晓书必须努力地扶住墙壁才不至于倒下。她微弱地发出声音。“你……说谎!”假的!假的!这女人说的一定是假的!弥宇不会那檬待她,不可能!

    跛脚的丫头!这五个字就像是五把利刃,瞬间把她的心刺戳得粉碎,教她鲜血直流。

    “不信啊?你可以去买今晚出刊的X周刊啊!那些狗仔还真厉害耶,从耀宇去香港找我,再一起转机到日本,甚至到日本游玩的亲热画面全被他们拍到了。呵呵,没办法,我施妮妮很红啊!台湾当红名模跟‘维纳斯’珠宝总裁共赴日本度假,这可是一条很大的新闻呢!哈!看了你就会相信,我不跟你多说了,我还得去洗个澡好陪伴耀宇呢!”

    施妮妮得意洋洋地收线。

    X周刊?

    晓书突然打开卧室房门,冲了出去。

    她直接冲入楼下的超商,买了本X周刊,付钱后,就站在柜台前直接拆开。才翻开几页,许多张照片便跳入她眼底,也让她彻底崩溃了!

    她多么渴望自己的眼睛突然瞎了,或是昏眩过去。但没有,周刊上的每一张照片都清清楚楚地映入她的眼底──在香港机场,施妮妮亲热地扑入耀宇怀里,两人随后搭乘头等舱到东京。

    在东京街头,施妮妮挽著他的手,像是热恋中情侣般,欣赏著东京铁塔。还有,两人一同搭乘飞机回台湾的画面──她挽著他的手,笑意盈盈。

    每一张相片都拍得那么清楚,施妮妮的笑容也那么灿烂甜蜜,甜蜜地割碎晓书的心,也让她明白何谓挫骨扬灰的痛苦。

    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旋转。她多渴望此刻有人能来摇醒她,告诉她,不是不是!这不是真的!她只是在作噩梦,只要睁开眼睛就没事了。耀宇不会背叛她的,绝不会!

    但──没有。

    一群女学生选好饮料后,嘻嘻哈哈地打她身边经过。有人撞到呆立的她,晓书脚步一阵踉跄,差点扑倒在地──其实,她真的很想倒在地上,永远不要醒来!

    原来这就是真相!他的温柔、他的关怀、他的甜言蜜语全是假的!她纪晓书不过是他和施妮妮的一个赌注,他爱的是施妮妮,从头到尾只把她当成一个笑话,一个跛脚又自不量力的笑话!

    圣诞夜,当她娇羞而虔诚地献出自己时,耀宇在心底狂笑吗?在鄙夷她吗?他一定会认为纪晓书真是蠢得可以,竟然这么容易就骗上手了。

    当他拥有她时,他心底想的不是她,而是施妮妮吗?他们是不是还在事后一起取笑她的愚蠢和天真?

    不!不!不!

    残酷的事实快把晓书逼疯了,也将她残余的自尊践踏得体无完肤。

    为什么?

    为何她还活著?世界为何还没毁灭?

    在柜台前结帐的店员发现她的异状,好心地走过来问道:“小姐,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好苍白喔!”

    “我、我……”晓书很想说些什么,但喉部却传来刀割般的痛楚。她艰困地眨眨眼,感觉一股热气和黑雾由体内往上冲,她觉得自己浮了起来,被丢入一团熊熊的烈火中。

    什么都没有了!

    无所依恃,仅有重重的黑暗接住了她……

    第九章

    当晓书再度醒来时,看到的是卢易泽担忧的脸。

    “你终于醒了!”卢易泽松了一大口气。“你昏迷了好久,再不醒来我真要急坏了!”

    晓书慢慢地转动眼珠,发现自己置身在饭店中。脸上湿湿的,是泪吗?多可笑!她不该还有泪的,她……应该连心也没有了!

    泪水是多余的、是讽刺的!而她的存活,更是最大、最大的讽刺!

    什么都没有了!她没有自尊、没有心、没有爱情、没有信任……

    “卢大哥,我为何会在这里?”

    “我接到一通电话,对方自称是便利商店的员工,说是有个女孩在他们店里昏倒了。你的身上除了零钱没有皮夹,也找不到任何证件,只找到一张名片──就是我递给你的名片。所以他们依名片上的电话联络到我。”

    原来是这样。晓书苦涩地牵动嘴角,却牵出一串热泪。她厌恶自己的反应,为何她还会落泪呢?她应该早就麻痹了呀!

    麻痹吧!麻痹吧!祈求上苍让她的感官全部麻痹吧,永远不要再体会任何情爱了!爱情对她而言,是荆棘遍地的炼狱,是最大的灾难!

    没有人可以理解耀宇对她有多重要!

    自从坠楼受伤后,她由舞台上闪亮的新星变成残废,她丧失了自尊与自信,她消极地想逃避一切、想毁灭自己。

    是耀宇让她由痛苦的深渊中重新站起来,是他深邃坚定的眼让她重新建立信心,是他的温柔让她相信世上有真爱,甚至开始期待地久天长……

    但──碎了!一切都毁灭了、都碎了……

    那几张清晰的相片逼她不得不看清事实──她纪晓书只是一个笑话,一个供柯耀宇和施妮妮玩乐的笑话!

    受伤以来,她跟自卑搏斗许久,久到连她都怀疑自己曾经有过欢笑。

    因为相信耀宇爱她,所以她努力地战胜卑怯,把那头名为“自卑”的野兽狠狠驯服,并关入最坚固的牢笼中,再加上重重锁炼。

    她以为一切的苦难都过去了,她可以迎接充满甜蜜的未来……

    但,那头野兽却在毫无预警下破笼而出──狞笑地咬住她的颈子,以血红的眼嘲笑她的天真,以锐利的爪子撕毁她的骨血、她的未来、她的一切!

    被抽空了!她的灵魂被抽空了,勇气也全被摧毁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相信什么,还能凭借什么活下去?

    旁人的悲悯吗?同情吗?还是嘲笑?

    不!她宁可死!

    卢易泽深深地凝视她。“愿意谈谈吗?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你的状况看起来很糟。”

    晓书眼神空洞。是很糟,糟到让她怀疑自己是否已坠入深不见底的黑洞,永远没有重见光明的一天。

    卢易泽体贴地道:“对了,为了怕你的家人担心,我打过电话给你大姐,告诉她你在我这里,想在我离台之前跟我叙叙旧。”他加上一句。“如果你想马上回家,我立刻送你回去。”

    “不……”晓书茫然地摇头。她知道自己此刻的气色一定很糟,她不想让家人们再为她担忧,她已经让她们操太多的心了。

    “卢大哥,我可以暂时待在这里吗?只要一会儿,我不会打扰你太久的。”

    “当然可以!晓书,你不要跟我说这么见外的话。”

    看著晓书了无生气的脸蛋,卢易泽叹了口气。“我想,我大概知道让你变成这檬的原因,我赶到医院接你时,你的身边有一本周刊,送你去医院的店员说那是你买的。”

    他拿起一旁的周刊,封面正是柯耀宇与施妮妮亲热的合照。

    那照片再度刺伤了她,晓书闭上眼,绝望的清泪潸然落下。

    卢易泽的语气满是愤怒。“他不该这样对你的!该死的混蛋,我无法原谅他!我一直以为他爱你,会好好照顾你,所以我才会提早结束假期,准备回荷兰。但──我作梦也想不到,柯耀宇竟然是这种人!他不但脚踏两条船,更践踏你的真情!他该死!该死!他死一千次都不够!”

    “不要再说了……”晓书悲戚地摇头。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她也不要再想了。她只求上苍饶过她,不要再让她有知觉,就让她这么拖著空壳度过余生吧……

    卢易泽握住晓书的手,坚定地道:“我知道你很痛苦。晓书,眼前你最好离开台湾、离开这个环境。跟我到荷兰吧!”

    晓书惊愕地看著他。“不!”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不是要你跟我在一起。”卢易泽苦笑。“我知道你多么深爱那混帐,也明白感情不能强求。但,发生这种事后,继续留在台湾对你只是伤害,到荷兰去吧!你可以重新开始,好好地冷静一阵子,再想想自己的未来。”

    “……”晓书拒绝的话梗在喉间。她不想麻烦卢大哥,但他那一句“重新开始”却深深地打动她的心。是啊!她知道日子总要过下去,就算她失去了一切、失去了灵魂,日子还是要过,她得为家人坚强下去,不是吗?

    她不能再了无生气地拖累姐妹们,不管多痛、多苦,她都必须站起来!

    离开吧!

    这三个字像是深渊中唯一的光线,给了她一丝丝的希望。不管什么地方都好,她不想再留在台湾,不想留在有柯耀宇的地方……只要一想到他,她便会成为天下最可悲、最脆弱的女人。

    她不想再过那么悲哀的日子,不想让眼泪永无停歇……

    最讽刺的是,她的泪水竟是别人眼中的笑话!

    “卢大哥,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我不能跟你到荷兰。你放心,我……我会坚强起来的。我会找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她会随便挑选一个国度,越远越好!把自己放逐远地,挨过漫长的伤痛期后再回来台湾。

    “别说!”卢易泽阻止她未说完的话。“晓书,相信我,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感情上的负担。我想带你回荷兰,纯粹是因为我关心你,像是关心亲妹妹般地关心你。也许你可以随便找个国家躲起来,但,遥远又陌生的国度中,没有任何人接应你,你的家人怎么会放心呢?”

    晓书怔怔地听著,无法反驳他所说的话。是啊,如果知道她要出国,姐妹们不知要操多少心?而她们的忧心,正是她最不乐意见到的。

    卢易泽拍拍她的手。“记得我那个宝贝妹妹卢绮宁吧?她并没有跟我父母住在一起,独自一人居住在布鲁日,我爸妈很担心她,不如你去跟她作个伴?反正你们从小就是好朋友,绮宁一定很欢迎你去的。”

    晓书知道卢易泽是为了她才故意这么说。“卢大哥,我真的很感激你为我设想这么多,但我真的不想麻烦你……”

    “如果你真当我是个大哥,就不要再说麻烦这种话,这实在是太见外了。无论如何,你还是先跟我到荷兰散散心吧!”

    卢易泽起身。“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住在隔壁的房问,有什么事就叫我一声。”说完,他便开门走出去。

    晓书愣愣地坐在床边,空洞的眼眸望著窗外。

    长夜漫漫,如果黑暗可以吞噬一切,那该多好……

    数日后,机场。

    卢易泽正在替晓书办登机手续,大厅内,晓檀和晓签哭红了眼,猛拉任晓书的手不肯放。

    “你们别这样……”晓书僵硬地挤出微笑,她一定要撑任笑容,才不会又流泪。“我只是去荷兰度假,又不是去做苦工。姐、晓签,你们别哭了。”

    “三姐!”晓签哭著抱住她。“你不要走!我知道你一点儿都不想离开台湾,你一个人孤伶伶地到荷兰去,谁照顾你……”

    “晓书。”晓檀也哽咽地道:“我赞成你到荷兰去冷静一阵子,但,对于耀宇,你真的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吗?这几天他拚命往我们家跑,死命地想找你。他说这一切都只是误会,他跟施妮妮根本没什么的──”

    柯耀宇不知道晓书下榻的旅馆,只能求助于纪家姐妹。

    “姐,不要说了。”晓书凄恻地摇头。“让我静一静吧,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听了,更不想见他……”

    她真的不想听柯耀宇的任何解释。目前的她还能强自镇定,靠的是家人给予的力量。如果,柯耀宇再度给她致命的一击……她真的会完全崩溃,会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

    “晓书……”晓檀心痛地抱住妹妹。为何她的爱情路走得如此坎坷而痛苦?

    “别哭了,我很快就会回台湾的。”晓书撑著快挂不住的笑容,慢慢地站起来。

    正要提起地上的行李时,她看到二姐晓蓝像阵风般地扑过来,怒目吼著。“纪晓书,你给我站住!”

    晓蓝抓住她的手,不由分说地便拉著她往一旁冲。

    “二姐?你做什么?放开我!我必须通关了!”晓书惊慌地大叫。

    “闭嘴!”晓蓝漂亮的双眼像是要喷出火来。“气死我了!没想到我才出一趟长途任务,家里就出这么大的纰漏?我真的好想掐死你!你为何就是不肯听耀宇的解释?你怎么可以扔下他去荷兰?”

    晓蓝一路拖著她往前冲,进入只有特殊贵宾可以使用的私人候机室。身为空服员的晓蓝有候机室的钥匙。

    晓书眼神一黯。“二姐,请你不要再提他……”从现在开始,她要凝聚勇气,朵遗不霹恳他,永不!

    “闭嘴!你不准说话,听我说!”晓蓝生气地吼著。“我见过柯耀宇了,也明白整件事情的经过。”

    晓蓝关上门扉,正色道:“你以为柯耀宇这几天在忙什么?他又为什么要见施妮妮?这全是因为你!他爱你,舍不得你再受苦,所以他费尽心思地找到唯一可以替你开刀取出病变髓核的医师,施博文。你绝对想不到施博文是谁,他是施妮妮的亲生父亲!”

    晓书呆住了!

    晓蓝又道:“施博文已经决定退休,他这趟到欧洲游玩后,便决定?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