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对真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 部分阅读

    ,也不喜欢成为公众人物。

    当初之所以会当模特儿,只是想利用课余时间打工,赚取生活费罢了。现在既然已经完成大学学业了,那么,她也可以立刻退出,去找个全职的工作来养活自己。

    “晓书,不要这样,你本来有大好的前途,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刘佳宜不死心地想说服她。

    “没什么好可惜的,反正就只是一份工作。”晓书拿起外套。“既然现在没有工作,那我先回家了。”

    暂时没有收入无所谓,她可以简单地过日子,把物质需求降到最低。但,她绝不去求那个姓柯的!绝不!

    数日后。

    慈善晚会的后台。

    这是一场为了帮助病童募款而举办的晚会,当天晚上所有参与演出的艺人以及走秀模特儿都不收酬劳,纯粹义演。

    晓书坐在镜前化妆,浓妆艳抹的施妮妮见状,不怀好意地走过来,提高音量道:“哟,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原来真的是你啊,纪晓书!我听说你最近好像大走霉运,许多演出机会都被临时撤掉了呢!呵呵呵,真想不到今晚还能看到你啊!”

    她的话一说完,周遭的模特儿立即议论纷纷,讨论当红的纪晓书为何会频频被取消演出机会。

    一旁的刘佳宜气得牙痒痒的,正想开口,但是纪晓书阻止了她。

    晓书似笑非笑地瞟了施妮妮一眼,缓缓地道:“想不到施小姐还么关心我的前途,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啊!不过,我倒不介意趁这次的空档先好好地休息一下,充充电。因为将来我的演出机会满多的,不像有些人眼看就要过气了,只能拚命抓住春天的尾巴,死命地争取演出喽!”

    此话一出,旁边一些新进的模特儿纷纷掩嘴窃笑。她们刚入行时常常被施妮妮欺负,难得有人敢挫挫她的锐气,真是大快人心啊!

    “你、你──”施妮妮当场气得脸色发绿,下不了台。她根本没想到平常冷淡寡言的纪晓书,竟有这么伶牙俐齿的一面!

    晓书懒得再理她,检视好自己的妆容后站起来,轻推开施妮妮。

    “借过。”她对施妮妮淡淡一笑。“我必须准备上舞台了,我担任开场主秀,喔,也是压轴──”

    “你──”施妮妮气得脸都扭曲了,旁人看笑话的眼神教她招架不住。纪晓书居然敢在她面前示威!天知道她有多久没有走过主秀了?恨啊!

    不再理会施妮妮的疯言疯语,晓书挺直腰杆,笔直地进入更衣室想换上秀服。

    刘佳宜却在这时拿著她的手机追过来。“晓书,你的电话,是一位卢先生。”

    卢?

    晓书马上想起卢易泽,应该是他打来的吧!

    她接听。“你好,我是纪晓书。”

    “晓书,真的是你!”卢易泽的声音很兴奋。“太好了,我终于联络上你了!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开心!”

    “卢大哥,你现在人在哪里?”晓书记得二姐说过,他最近会来台湾。

    “我刚刚下飞机,才刚出机场。晓书,你现在人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找你。”纪晓书是他见过最出色的女孩,他一直都很想追求她。

    “我……”晓书有些犹豫。“我现在在工作,可能不太方便。卢大哥,你刚到台湾,要不要先休息一下,调整一下时差,我们明天约好时间再见面。”

    “你是在走秀吗?晓蓝说你在当模特儿,晓书,你真的好优秀。”卢易泽觉得纪家四姐妹都很漂亮,晓檀是标准的古典美人:晓蓝明艳出色;而晓书的五官最清秀,气质也最特殊;么妹晓签虽然年纪还小,不过也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当然,四姐妹中,他最喜欢的就是晓书!

    晓书平淡地回答。“称不上优秀,反正只是一份工作。”而且可能很快就要退出了。

    “你在哪里?我真的很想见到你,你告诉我住址吧?”

    既然卢大哥这么坚持,晓书也不好一再拒绝他。“我在XX饭店,今晚有一场慈善晚会,麻烦你到二楼的表演厅来找我。”

    “好好,我马上到!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

    收线后,刘佳宜促狭地看著她。“谁啊?男朋友吗?难得你会答应跟男人约会呢!”身为经纪人,刘佳宜并不反对晓书交男朋友,因为她给人的感觉太冰冷,也太内敛了,也许谈个恋爱可以让晓书的个性圆融些。

    “不是男朋友,只是以前的一个旧识。”晓书把手机递给她。“我要换衣服喽,好奇的经纪人,你可以出去了吗?”

    “我在外面等你。”刘佳宜笑著替她关上门。

    晓书脱掉自己的衣服,有些发呆地望著秀服。原本她以为今晚的演出也会临时被换角的,但一直到上台前,都没有工作人员要她暂停上台。她想,可能因为今晚是不计酬劳的演出吧?

    打扮好后,舞台的音乐也响起了,她上台,款款地走著台步,动作优美地转身、回旋……就算她被迫得退出模特儿界,今晚,她也要亲自为自己划上一个最完美的句点!

    柯耀宇原本不想参加今晚的慈善晚会,只想好好地休息,但是他作梦也想不到,丹莉丝居然会从纽约追他逍到台北来!而且一路冲入他下榻的饭店,吵得他不得安宁。

    为了摆脱丹莉丝,他只好逃出饭店,前来参加宴会,不过,脸皮超厚的她还是硬跟来了。

    “耀宇!”丹莉丝风情万种地拨弄灿烂的金发,看著英气逼人的年轻企业家柯耀宇。“人家特地从纽约跑来看你,你怎么对我如此冷淡嘛?我对台北很陌生耶,你当人家的向导,带我去玩嘛!听说台湾的小吃最好吃了,我好想尝尝喔!”

    “威森小姐。”柯耀宇冷淡地唤著她的姓氏。“我来台湾是为了处理公事,很抱歉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你。如果你对这里感到陌生,那么,我建议你不妨搭飞机返回纽约,那里比较适合你。”

    他不能再对丹莉丝和颜悦色了,如果他再维持社交礼仪应酬她的话,丹莉丝就更会认定他一定是爱上她了,而且还会施展出更可怕的缠人招数,教他甩都甩不掉!

    丹莉丝还是越挫越勇,碧眼写满了对柯耀宇的爱慕。“没关系,如果你很忙,我可以配合你的时间啊!谁叫我是你的女朋友呢,当然要多多体谅你喽!”

    柯耀宇的脸色更加寒峻,不带任何感情地道:“威森小姐,你从来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不但未曾与你交往,甚至从未一起出游过,不是吗?希望你尽快认清这一点!”

    自从在纽约的社交场合上见到他后,丹莉丝便疯狂地迷恋上他,还以他的女友自居,把他缠到快发疯了。

    丹莉丝的眼底闪过不寻常的火光。“耀宇,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呢?你……你不要刺激我嘛,你明明知道我有躁郁症的。”

    出身豪门的丹莉丝可谓天之骄女,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从未吃过苦的她无法面对一丁点儿的挫折,她不相信自己使出浑身解数倒追柯耀宇,却还是得不到他的回应。因此,一连串打击下来,她罹患了躁郁症,有攻击别人的倾向。

    柯耀宇的眼神犀利而理智。“我无意刺激你,威森小蛆,我只是想关白地表远出我的立场。你是个很好的女人,把这份感情用在别的男人身上吧,你会是他们眼中的无价之宝。”

    丹莉丝的表情像是重重挨了一拳,眼底更加狂乱。“你是说……我们之间绝对不可能?”

    “对!绝不可能!一点点机会都没有!”柯耀宇坚定地加强语气。心病还需心药医,他从不认为一味地顺著丹莉丝是最好的处理方法。相反地,如果因为她有躁郁症而欺骗她,那只会让她的病情更加重。

    “不!不是这样的……”丹莉丝的眼神好慌乱。“耀宇,你爱我!你是爱我的,就像我爱你一样!只是你还没有发觉罢了……”

    她罹患躁郁症已经好一阵子了,心理医师的话她听不进去,也不肯接受药物控制,就像个任性的小孩般,执意要得到她喜欢的东西。

    柯耀宇遗憾地摇摇头。“我还有事,失陪了。”幸好宣传部经理领著一群商界人士走过来,他掉头便迎向他们。

    耀宇很清楚丹莉丝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勇敢地面对事实,然后让她的伤口慢慢痊愈。

    “怎么会这样……”单独留在原地的丹莉丝喃喃自语,眼神开始涣散,精神状况也逐渐失控,像个耍赖的小孩般。“不会的,耀宇他是爱我的!他在说谎……对!他只是在说谎……”

    第四章

    结束完走秀后,纪晓书卸掉脸上的妆,换上自己的衣服,走向宴会厅。

    才一步出后台,便看到一个男人捧著好大的花束站在门口,一看到她便立刻迎上前来。

    “晓书!”

    “卢大哥。”

    晓书微笑地望著卢易泽。多年不见,卢大哥还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

    卢易泽把一大束玫瑰递给晓书,双眼发亮地看著她。“晓书,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刚才我在舞台下看到了你的演出,好出色呢!对了,你真狠心耶,居然这么久都不跟我联络,如果不是在荷兰巧遇晓蓝,我真不知该如何找你呢!”

    晓书笑著接过花束。“真抱歉,因为我打工之后就比较忙。对了,卢大哥你累不累?我们过去吃点东西吧,我想等待会儿的义卖活动结束后再离开。”

    晓书向来的习惯是一走完秀就立刻离开,不参加接下来的宴会。不过因为今晚的晚会是慈善性质,待会儿还有义卖活动,所以她也不好马上走。

    “好啊!”卢易泽一口答应,他很乐意充当晓书的护花使者。

    晓书一走入宴会厅,就看到刘佳宜带著几名模特儿,笑容满面地周旋在许多制作人和厂商之间,期望能争取她们的演出机会。

    她赶紧停下脚步。她可不想在这时走过去,因为刘佳宜绝对会把她介绍给每一个人,还是先图个清静吧!

    “卢大哥,我们先到阳台去吹吹风。”晓书领著他走到一旁的露台。“这儿比较安静。”

    卢易泽很体贴地道:“晓书,你一定俄了吧,我去帮你拿些食物和饮料过来。”

    “好,谢谢你。”晓书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餐,先吃些点心填填胃也好。

    金风飒爽,秋末的台北夜晚有著清爽干净的气息,晓书惬意地坐在躺椅上享受晚风。

    舒服地深吸一口气,背后却传来走动的声音,她以为是她溜掉时被刘佳宜发现,所以过来找她了,因此回头笑道:“刘姐──”

    才刚一回头,晓书的笑容就冻结在唇边。出现在眼前的,居然是她永远都不想再看到的男人──柯耀宇!

    该死!自己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晓书懊恼地想著,今晚要参加晚会之前,她还一再向刘姐确认,知道柯耀宇不会出席,可为什么他竟出现了?

    看到纪晓书,柯耀宇的表情也很意外。缠人精丹莉丝一直缠著他到宴会里来,他只好要宣传部经理盖尔想办法绊住丹莉丝,他则先溜到阳台来透口气。

    “是你?”柯桌宇勾起一抹莫测高深的笑容。“看来你并不喜欢看到我。”他没忽略晓书眼底的嫌恶。

    “我为什么要喜欢看到你?”晓书冷冷地白了他一眼。“爱记仇的男人最小家子气了!”

    “我爱记仇?”柯耀宇很感兴趣地扬扬眉。“嘿,你是说上次的泼水事件吗?我已经接受你的道歉了,为何会认为我还在记仇呢?”

    “没有吗?”晓书不客气地盯著他。“既然没有,你为什么要耍卑劣手段,把我的演出机会一一砍断,存心断我生路,逼我退出时尚圈?”

    “我断你生路?”

    “别装出一副诧异的模样,男人要敢作敢当!”晓书眼底的神色更加不屑。“柯耀宇,我不在乎能不龙继续当模特儿,但是,我非常不齿你的作为,我看不起你!OK,泼水事件是我的错,但我已经当场道过歉了,结果呢?你表面上装得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却在背地里搞小动作断我生路,真是可耻!”

    “等等!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断你生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柯耀宇实在不明白,为何这小女人只要一看到他就充满了敌意?

    “你不用再否认了,装蒜装这么久,你不嫌累吗?”晓书不耐地站起来。“柯耀宇,你已经达成心愿,顺利地毁了我的前途,应该满意了吧?希望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最好永不相见!借过──”

    她懒得再继续看这男人的烂演技,起身就想走。

    “等一下,把话说清楚再走!”柯耀宇抓住晓书的手。他不喜欢这种不清不楚的感觉,他一定要弄清这女人在说些什么。

    “你做什么?放手──”

    晓书气得瞪大杏眼,这男人好可恶,断她生路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吃她豆腐?!

    “先把话说清楚!”

    两入拉拉扯扯之际,丹莉丝突然冲了过来。

    “耀宇!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她的碧眼瞬间瞠大。“你……你跟她在做什么?”

    看到柯耀宇的手搁在眼前这女人的手上,丹莉丝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原来……原来是她!耀宇,你是因为这女人才开始对我冷淡,甚至不想跟我交往的,是不是?”

    柯耀宇被她烦得几乎快疯了,因此一脸寒峻地道:“威森小姐,请你弄清楚,我从未与你交往过!”

    “耀宇!”丹莉丝气愤地看著晓书,而后又看向他,逐渐失控的情绪宛如雪上加霜般,令她激动地对著晓书大骂。“你这臭女人!居然敢抢我的男朋友?耀宇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你竟敢勾引他?不要脸,”

    “丹莉丝?!”柯耀宇敏锐地察觉不对劲,他立刻松开对晓书的钳制,催促著她。“你快走!”在纽约时,他曾看过丹莉丝病发攻击别人的模样,直觉告诉他,晓书再继续留在原地会出事。

    虽然晓书不明白丹莉丝为何会如此激动?不过,她才没兴趣卷入别人的感情纠纷中。她不悦地扯回自己的手,转身就想走。

    “不许走!”丹莉丝扑上前去抓她,眼神狂乱、表情狰狞可怕。“还想逃?哼!今天终于让我逮到你这个贱女人了!说!你为什么要破坏我跟耀宇的甜蜜感情?为什么这么不知羞耻?我饶不了你!”

    “你放手!”晓书被她抓得好痛,手腕全泛红了。

    “放开她!”柯耀宇死命地抓著丹莉丝。一发起狂来,她的蛮力还真是惊人。

    丹莉丝又哭又叫,悲恨地看著柯耀宇。“你还护著她?你就这么喜欢这个女人吗?你越护著她,我就越生气!”

    新仇加旧恨,彻底引爆了丹莉丝体内那座火山,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疯狂地尖叫、哭闹、捶打。

    她狠狠地推开柯耀宇想阻拦的手,拚命地推著晓书。

    “啊──”晓书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一直被往外推、往外推,直到她的身体有一半已经悬挂在阳台外了。

    “丹莉丝!快住手!”眼看场面完全失控,柯耀宇怒吼著揪住丹莉丝。他是把她的手给抓回来了,但丹莉丝却激狂地大叫。“为什么你这么关心这个女人,却不肯分给我一点点的关怀?我要她死──”

    卢易泽这时回到了阳台,一看到眼前的场面,他吓得丢下满手的食物,想扑上前去抢救晓书,但,一切都太迟了。

    迅雷不及掩耳间,丹莉丝以另外一只未被钳制住的手,发狠地把晓书推出阳台──

    “啊──”

    “晓书──”

    “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丹莉丝的狂笑中,晓书像是失去重力的洋娃娃,笔直地由二楼阳台坠落!

    刹那间,她的耳畔传来好多人的尖叫声,剧烈的痛楚也由头部、肩部以及双脚迅速蔓延到全身。

    重击的痛楚让她几乎立刻晕眩,但她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一直到被推上救护车之际,她还是模模糊糊地听到好多人的叫声和呼唤声,有刘姐和卢大哥的声音,也有柯耀宇的。

    渐渐地,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双脚也越来越疼痛。在救护车抵达医院之前,她终于因剧痛而完全昏迷……

    当晓书再度醒过来时,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了。

    好像由重重的噩梦中苏醒过来一般,晓书张开眼,只看到一片的白。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低下头,她看到自己身上盖著一床白色的被褥。

    自己在医院吗?

    头好痛……

    慢慢地,她想起来了,她被一个发狂的金发女人猛力推下了阳台!

    全身都好痛,尤其是腰部传来的那阵尖刺般的痛楚,让她直皱眉。晓书费力地转动脖子,看到自己的左脚被打上了厚厚的石膏。

    她到底伤得怎么样呢?

    她轻轻一移动,趴在床边睡著的纪家大姐纪晓檀便醒了过来,惊喜地看著她。“晓书?你终于醒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你差点把我们给吓死了!”

    在家里接到晓书出事的消息时,纪家三个女孩都快吓坏了,立刻飞奔到医院来。之后,她昏迷了两天两夜,滴水未进,只有她们几个姐妹,轮流以棉花棒沾水为她润湿嘴唇。

    “姐……”她一开口才发现喉头好干。“我到底伤到了哪里?我的脚……”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令她吃痛地呻吟著。“好痛!我的脚好痛!”

    “晓书、晓书?你没事吧?”晓檀慌了,拚命地安抚她。“你不要紧张,我马上去叫医生来──”

    像是被丢到火炉一般,剧烈的痛楚瞬间袭击了她全身的感官。晓书无法承受一波又一波的强烈痛楚,闷哼一声后又昏了过去。

    晓檀见状吓得大叫。“晓书──”

    陆陆续续地,晓书听到许多人交谈的声音在周遭响起。

    大姐晓檀无助地啜泣著。“怎么办?晓书好不容易才醒过来的,现在竟然又昏了过去。她一定好痛好痛!我的晓书……她的脚……该怎么办?”

    “姐!”二姐以冷静的声音安抚道:“不要往坏处想,医生说只要复健得宜,她仍可以像正常人般自由地行走。”

    “没错!”卢易泽也道:“我们不能先慌了手脚,一定要给晓书最大的支持才行。”他很自责,如果他早一步赶回阳台就好了,晓书也不会出事。

    然后,晓书听到刘佳宜也在一旁哭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好恨自己没有把她保护好……”

    接下来,有另一个男人开口。“不要再哭了,医生说晓书应该待会儿就会醒来,看到你们哭成一团,她会不安的。”

    这声音?昏昏沉沈的晓书努力想辨识这是谁的声音。好像……好像是……柯耀宇?

    大姐似乎停止哭泣了,然后,晓书听到二姐晓蓝劝大姐先到外面的长椅上休息

    我的脚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大姐会哭得那么伤心?晓书心底好怕。

    她的眼皮像是有千斤般沉重,她努力地睁开双眼,发现柯耀宇独自守在床边,正一瞬也不瞬地看著她。

    “终于醒了。”

    他的表情像是松了一大口气,她发现他的眼眶下有著淡淡的阴影,那是睡眠严重不足的结果。

    “我的脚……”晓书伸手想摸自己的左脚,却只摸到厚厚的石膏,因此慌乱地追间道:“我的脚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我大姐哭得那么伤心?”

    柯耀宇沉默地看著她,英俊的脸上满是疲惫与自责。自从晓书被送到医院后,他就一直守在病房外,几乎不曾离开过。

    “你说啊!”晓书心底的不安一直扩大,直觉告诉她,她的脚一定是出了很严重的问题。

    顾不得病体未愈,她慌乱地大叫。“医生呢?叫医生进来!我要他告诉我病情!”

    门被用力地推开,脸色苍白的晓檀和晓蓝、晓签,以及卢易泽全冲了进来。

    “晓书!”晓檀扑上前抱住妹妹,泪如雨下。“不要怕,你没事了……”她好心疼,妹妹为何要受这种折磨?

    “姐,请你告诉我,我的脚到底怎么了?”晓书著急地逼问。

    晓檀无法言语,只能掩住脸痛哭,么妹晓签见状也跟著流泪。

    两人的反应让晓书的一颗心急遽地往下沉,她把视线转到二姐身上。“二姐,请你告诉我,我一定要知道!”

    平日最冷静坚强的纪晓蓝,此刻却红了眼眶,想开口,话却梗在喉间。她该怎么办?她要如何告诉晓书实情?

    就连一旁的卢大哥也黯然地低下头去,默默不语。

    “你们说话啊!”沉闷而诡异的气氛快把晓书逼疯了。“叫医生来!我要知道自己究竟出了什么事?你们不去叫是不是?好,我自己去!”

    晓书一边喊著,一边掀开棉被,痛苦地移动身体想下床。就算她的脚真的废了,她也要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病情。

    “晓书!”大伙儿手忙脚乱地按住她。“你不能动,你刚动完大手术,伤口尚未拆线,脚上也还有石膏啊!”

    “放手!”晓书挣扎著、哭喊著。“我要知道我的脚到底出了什么事?”姐妹们反常的举止,让她有了不祥的预感……不!她不能接受!绝不!

    “让我来说吧!”为了阻止激动的晓书下床,柯耀宇开口了,暗哑的声音里有著浓浓的痛楚。“从二楼的阳台直接掉落到地面后,你的身上有多处外伤,不过,那都只是皮肉伤,你最大的伤势在左脚……”

    晓书的身体几乎要裂为两半,她紧绷地问著。“我的脚……以后都不能走了吗?”

    “不是这样的。”柯耀宇摇摇头,眼神显得很复杂。“医生说你的左脚有很大的伤口,但真正影响最剧烈的是──你摔落地面时,脑部和腰部也直接著地,因此腰部椎间盘是否受伤,还需要观察。但,受损的脑部组织会直接影响到你双腿的平衡,甚至是……行走能力。”

    像是被抽光了全身的血液,晓书的脸慢慢地变为惨白,仿佛有一道黑色的巨浪朝她打来,眼看就要吞噬了她。

    不……她很想大笑,很想否定自己所听到的──她不可能摔得这么严重!但,僵硬的脸却扯不出半点笑容来。

    晓书慌乱地看著姐妹们,很希望她们当中有人能跳出来,严厉地否定柯耀宇所说的话,告诉她:她的脚没事!

    但,没有!两个姐姐和妹妹只是默默地垂泪,那泪水像是一颗颗冰珠子般打在晓书的心头,让她清楚地知道:柯耀宇说的全是真的!她的脚……

    难道她会成为跛子,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再站起来了吗?

    “不,”晓书终于崩溃地大叫,狂乱地捉打裹著石膏的左脚。“你们骗我!你们都在说谎!我的脚不会有事的,不会!”

    她的手臂上还插著针头,在她激动地捶打之下,针头都要掉落了。

    “晓书!不要这样,晓书,你冷静点!”纪家姐妹哽咽地喊著,泪眼模糊地扑上前抓住她,避免她伤害自己。

    一个月后

    刘佳宜一推开病房门,便看到一室的凌乱和地上散落的稀饭。晓檀低著头,默默地蹲在地上收拾;而晓书则躺在床上,脸朝著窗户,背对她们。

    佳宜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也弯下身子,加入收拾的行列。

    把东西都收好后,刘佳宜跟著晓檀走出病房,进了餐具洗涤室后,她才低声问著。“怎么了,晓书又情绪失控了?”

    晓檀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看起来更加荏弱。她红著眼眶道:“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助晓书?我陪她到复健室去试著行走,但,可怜的晓书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还是无法移动她的脚……医生说她的腿部神经有一部分已经坏死了,一定要熬过最艰难的初期复健,我真的好心痛……”

    刘佳宜一阵黯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那天晚上我不带晓书去那里表演就好了,她就不会遇到那个疯女人,是我没有好好地保护她……”

    虽然事情发生后,几近疯狂的丹莉丝就立即被移送法办,而晓书则被紧急送医。但晓书的脚却……

    晓檀摇头。“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也不希望晓书出事。唉,怪只怪她运气不好。”

    刘佳宜道:“但是我们一定要帮助晓书积极地复健才行。医生说过,早一天下床复健,对她的病情就多一分帮助。晓书绝对不能错过黄金复健期,我相信她一定可以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