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对真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 部分阅读

    作品:绝对真心

    作者:忻彤

    男主角:柯耀宇

    女主角:纪晓书

    内容简介:

    纪晓书,一个无心插柳,却意外的走红,

    并被喻为明日之星的模特儿,

    只因她是时装界大师心目中最佳的服装代言人,

    更被钦点到巴黎发展,

    可她只想过著简单的生活,

    因此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好运无法吸引她,

    然而,因为柯耀宇的出现,她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

    或许再不能实现……

    那晚,她被一个罹患躁郁症的女人当成破坏她和柯耀宇感情的第三者,

    并在迅雷不及掩耳间,被对方硬生生地推下楼。

    当她在医院醒来后所听到的消息,几乎教她崩溃——

    因遭致重击,她这辈子极可能永远失去行走能力!

    老天!她将成为一个……再也站不起来的跛子?!

    不!她绝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正文

    第一章

    这是一场非常成功的服装发表会。

    来自法国巴黎,全球女士最渴望拥有的服装品牌Carol,首度将他们的春装发表会,由巴黎移师到台北举行,此举不但在全球造成轰动,更成为台北时尚界本年度最热门的话题。

    台北的名媛贵妇们皆非常兴奋,因为自己能比欧洲贵妇提早一步目睹Carol精彩绝伦的服装秀。

    台上穿梭著许多金发蓝眸的美丽模特儿,她们全是世界名模,也是时装界教父

    史都华?歌登的爱将。

    平常只出现在巴黎或纽约服装秀的绝世美女们,突然全部聚集在台北,这可忙坏了全台湾的各大媒体。现场的镁光灯闪个不停,个个都想抢拍下名模的绝代风华。

    不过,几乎清一色全是金发的模特儿中,有一位黑发黑眼,身材高挑的模特儿非常引人注目──她是纪晓书,台湾本土的名模。

    纪晓书在一群美艳的国际模特儿中依旧耀眼出色、艳冠群芳。据说,从来只在巴黎办时装秀的歌登大师,之所以会大费周章地把二○○三年的秀场移师到台北来,全是为了配合他心目中最佳的服装代言人──纪晓书!

    歌登大师极力邀请纪晓书到巴黎走秀,但她以不习惯长途飞行的旅游婉拒了。想不到向来最自傲的服装界领袖居然为了她而劳师动众,硬是改掉巴黎的秀场,移师到台湾来。

    此举在时尚界造成极大的轰动,许多媒体纷纷预测纪晓书即将成为全球时装界最亮丽的一颗新星,更是华人之光。

    所有的服装都发表完了,音乐响起,首席设计师歌登微笑地出现,向观众们致意。他笑容满面地挽著压轴主秀纪晓书让媒体拍照的举动,更加奠定了晓书在模特儿界的地位。

    好不容易终于让诸多媒体拍完照,也问完问题后,晓书终于可以回到后台。

    “晓书!”她的经纪人刘佳宜兴奋地冲进来,一把抱住她大喊著。“万岁!太棒了、太棒了!今天晚上你真的太出色了,把那些蓝眼睛的女人全比下去了!喔,晓书,我真的好感动、好兴奋,我以你为荣!”

    晓书以深层卸妆布擦拭脸上的彩妆,淡淡一笑。“佳宜,我脸上花花绿绿的,你先放开我吧。”

    刘佳宜却大叫。“我怎么能放开你?喔~~我兴奋得简直要昏倒了!晓书,你真的是华人之光!不但让歌登大师破例在巴黎以外的地方举行服装秀首场发表会,更担任最重要的压轴演出。你不知道此举让多少世界名模气得牙痒痒地,更振奋了多少本土模特儿的信心!”

    相对于经纪人的亢奋,晓书脸上还是维持一贯的平淡。“你讲得太夸张了。”几乎把她说成“国宝”似的。

    刘佳宜更激动地抓住晓书的手。“晓书,我拜托你一定要答应歌登大师的邀请,立刻到巴黎发展。能得到歌登大师的特别钦点,这是多么大的荣幸啊!你的前途绝对会璀璨无比,你一定会是最闪亮的一颗星,很快地还会有一大堆广告邀约以及戏剧的演出机会找上门来的!”

    “不。”晓书把眼影也卸掉,简短地截住经纪人的话。“我早就说过,我没兴趣离乡背井地去工作,而且我只会走台步,不习惯、也不擅长拍广告或演戏。”

    她是个很容易知足又喜欢简单的小女人,没有野心朝多方面发展。

    “晓书!”刘佳宜一副快昏倒的模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正把堆积如山的钞票往外推耶!能跨足国际是多少模特儿的心愿,别人求都求不来呢!更何况,你还有机会进军好莱坞,成为超级红星,名利双收啊!”

    “我真的没兴趣。”眼影卸好了,接下来她俐落地卸著唇彩,只要不上伸展台,她平常绝不化妆。

    “晓书~~”刘佳宜简直要哀嚎了。“算我拜托你好不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你知不知道,一个华人要在好莱坞发展有多么不容易?现在的你即将平步青云,在全球时尚领袖歌登大师的背书下顺利打开星途,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好运,别人求都求不到,你为什么要一口拒绝呢?”

    纪晓书把沾满五颜六色的卸妆布丢到垃圾桶里,微笑道:“天上掉下来的,通常都不会是好东西!”不久前不是还发生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变成“炸弹”吗?

    “晓书,你正经点!”刘佳宜坐在她身边,认真地看著她。“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去巴黎?”天啊!只要一想到她一手挖掘出闪亮耀眼的国际红星,以及背后即将跟著而来的惊人财富,她简直快乐翻了!

    纪晓书奇怪地看了刘佳宜一眼,好像她的经纪人已得老年痴呆症。“相同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你N遍了耶!我就是不喜欢离家太远嘛,我习惯住在台湾,巴黎太冷,又寂寞。”巴黎有什么好的?她甚至吃不到她最热爱的鼎泰丰小笼汤包。

    刘佳宜头痛欲裂。“这不是理由吧?只要你想家,随时可以搭飞机回台湾啊!”

    晓书耸耸肩。“我向来不喜欢搭飞机,你知道的。只要双脚没踏到地面,我就有恐惧感。”

    “天啊,我真的败给你了!”刘佳宜拍著额头。“你知不知道这等好运如果落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她们都会趋之若鹜,你为什么就是这么固执呢?打从开始当模特儿后,你就坚持不出国,更不拍广告甚至演戏。晓书,我问你,当初你还在念大学时,硬被我游说成功当模特儿,为的就是走秀的高收入吧?”

    “没错。”纪晓书很干脆地回答,父母早逝,所以她很清楚金钱的重要。

    刘佳宜紧接著问:“那就对了!虽然你早就是台北走秀价码最高的名模,可是,这个价钱跟国际名模的收入比起来还是差得远了。你就听我的话,跟歌登大师签约成为他的专属模特儿嘛!这样,你只要再工作个一、两年,保证就能赚到别人花好几辈子都赚不到的惊人数目,也可以提早退出时尚界,去做你最想做的事,例如念书啦!”

    当晓书的经纪人也好一阵子了,刘佳宜非常清楚她的怪脾气。她放著大把大把的广告邀约不肯接,更一一拒绝戏剧圈开出来的惊人酬劳,只想专心走秀,存到一笔钱后,立刻全面退出,过著最平凡的生活。

    晓书依旧不为所动。“没错,我知道只要站上世界舞台,我就可以拥有惊人的收入,并提早完成心愿,全面退出。不过,佳宜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更对朝国际发展一点儿兴趣也没有,目前的收入我挺满意的,这样就行了。”

    “晓书!”刘佳宜简直要气爆了。“你……我真的会被你气死喔!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名模抢破头,为的就是成为歌登大师的签约模特儿?而你却把眼前的大把钞票硬往外推,你根本是跟钱过不去嘛!”

    纪晓书拿起去光水,卸掉手上的指甲彩绘。“我不是跟钱过不去,如果不是需要钱,我不可能还在念书时就答应当服装模特儿。可是佳宜你也知道,我很注重隐私权,我喜欢无拘无束地逛街、吃夜市小吃、去路边摊买东西时杀杀价。”

    晓书正色道:“目前的我,只是一名服装模特儿,就算曝光率比较高,我也只会出现在秀场。但,拍广告或迈向国际后,我绝对不可能还能维持目前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我的一举一动都将暴露在全球媒体下,完全没有自己的人生。我不喜欢那样,一点乐趣都没有。”

    “晓书……”刘佳宜真的词穷了,也欲哭无泪。呜呜~~人家她本来可以把一颗闪亮的新星推向全世界,成为收入最高的经纪人的,但一遇到牛脾气的纪晓书,她真是……唉……

    “走吧!”晓书进入更衣室,迅速地脱掉身上的秀服,换上简单的纯棉上衣和牛仔裤,清丽无瑕的脸上已无任何人工色彩。“秀也走完了,我们回家吧。”

    刘佳宜仍试图说服她。“晓书,你真的不再考虑看看?歌登大师说他随时都等你,只要你肯点头。”歌登大师开出的签约条件优渥得教她为之咋舌,如果她是纪晓书啊,半夜爬都爬过去签约!

    晓书淡笑,背起自己的包包。“如果你不送我回家,我就去赶捷运了,拜拜!”她知道歌登大师已包下最高级的酒店要开庆功会,所有的模特儿都会参加,并开放给媒体拍照,不过,她向来不参加任何聚会。

    拿起外套,晓书便自顾自地往外走。

    刘佳宜赶紧追上去。

    “晓书,等等我啊,你不可以一个人回家!”

    送晓书回家的途中,她绝对会再接再厉地游说她答应的。而且,她还要跟她说一件很重要的事──“维纳斯”珠宝的广告邀约!

    板桥

    简单古朴的公寓内,一身空姐制服的纪晓蓝走出电梯。

    “呼,累死了!”把行李拖到家门口后,晓蓝捶捶酸痛的肩膀。“长途飞行真是累死人了!”她刚由欧洲飞回来。

    按著电铃,晓蓝喊著。“晓签,是我!快开门!”

    大门迅速地被开启,绑著两条辫子,稚气未脱的纪家小妹纪晓签,开心地打开大门。

    “二姐,你回来啦!”

    不用姐姐吩咐,晓签立即很自动地把晓蓝的行李拖入屋内。

    “天啊,我累到快挂了!”一走进家里,晓蓝也懒得管任何形象,整个人趴在沙发上,用力踢开高跟鞋,扯掉脖子上的丝巾,大声哀嚎著。

    “喔!我终于可以躺下来休息了。从阿姆斯特丹飞回来,我服务的经济舱几乎爆满,而且全部是一群小鬼,一会儿要扑克牌、一会儿要喝饮料的,还嫌飞机上播放的影片不好看。天,干脆直接拆了我的骨头算了!”

    纪家老二纪晓蓝服务于荷商的航空公司,是名空姐,虽然收入很高,但工作也很辛苦。

    纪晓签笑咪咪地从厨房端出现榨的柳橙汁给晓蓝。“二姐,你最喜欢的柳橙汁。来,我帮你按摩肩膀!”

    “嘿,晓签最乖了!”一听妹妹贴心地要为她按摩,晓蓝立刻好整以暇地躺平在沙发上。“乖妹妹,我有买礼物给你喔!去打开我的随身行李。”

    才刚满二十岁的晓签笑著摇头。“我不急著看礼物,还是先帮你按摩吧!姐,我好羡慕你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耶!才二十三岁就几乎玩遍了全世界,等我大学毕业后,也要去考空姐!”

    “不行!”原本闭目养神的晓蓝迅速张开眼睛看著妹妹。“你以为空服员很风光,每天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问客人要咖啡还是茶就可以了?还可以顺便环游世界?错啦!大错特错!每当遇到长途飞行时,你就会累到恨不得跳机算了!而且职业病又多,老是腰酸背痛的。反正,我不准你去考空姐!”

    其实晓蓝最担心的是晓签的身体状况不好,简直就是个药罐子,而且当空姐很耗体力,她才舍不得让妹妹去吃苦呢!

    “喔,知道了。”晓签乖乖地点头。

    父母已经陆续病逝了,留下她们四姐妹相依为命。从小她就知道上面的三个姐姐都很疼她,不论姐姐们作什么决定,出发点绝对都是为她好。

    晓蓝又问:“对了,晓书呢?”

    晓签回答。“三姐今天晚上有场秀要走,是世界名牌Carol的秀耶!二姐,我觉得三姐真的好棒喔,居然可以让歌登大师为了她而破例到亚洲举办首场服装发表会。我的同学都好羡慕我耶!他们都说三姐马上就会去巴黎当世界名模,还会顺利地进军好莱坞,成为国际红星呢!”

    晓蓝微笑道:“别傻了,晓书才不会到巴黎发展,更不会去好莱坞,我比谁都了解她的个性。咦?这个时间走秀应该结束了啊,她怎么还没回来?”晓书一向洁身自爱,绝不参加任何应酬的。

    “三姐刚才有打电话回家,她说经纪人要送她回来,应该待会儿就到了。”

    “那就好。对了,大姐呢?”

    晓签温柔地为晓蓝按摩腰部。“大姐说要加班,要很晚才会回家。”

    晓蓝不满意地皱起秀眉。“又加班?真是的!她干么对她的老板那么忠心耿耿?哪天过劳死都不知道!”

    她才一说完,大门外便传出钥匙转动的声音。

    晓书嘟著小嘴进门道:“你是不是在讲我坏话?还讲得这么大声。”

    “咦?三姐你回来了!”晓签马上兴奋地迎上去。“姐,你有没有帮我要歌登大师的签名?我好崇拜他喔,他亲自设计的礼服简直是艺术品呢!”

    晓书摇头。“早忘了,你知道我一直懒得跟人家要签名的。喂,二姐,你知道‘维纳斯’珠宝吗?”

    “知道啊!”拥有高挑身材的晓蓝斜倚在沙发上,伸直长腿,懒懒地回答。“它的老板是华人,在纽约第五街成功地开辟出属于自己的珠宝王国,我那些败金的同事还说现在早就不流行随处可见的蒂芬妮了,反而是限量出产的‘维纳斯’珠宝最得女人欢心,即便为它一掷千金也在所不惜。”

    晓签跟著说:“我也常常在杂志上看到‘维纳斯’珠宝的广告耶,它推出的款式都好精致喔!最特别的是,‘维纳斯’珠宝的设计都很纤细,仿佛可以给予人们温暖。对了,三姐,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晓书一副狐疑的表情。“刚刚我的经纪人说,已成功在纽约、巴黎、米兰、东京等地开创连锁店的‘维纳斯’珠宝,将在台北设立进军台湾的第一家分店,而且还是旗舰店,他们邀请我担任专属的模特儿。”

    晓蓝道:“那很好啊!你的表情为什么这么烦恼?你平时不是也常常接一些珠宝秀吗?”

    晓书看著姐姐。“因为他们不是要我去走秀,而是拍摄广告。你们知道的,我从来不拍广告,只想专心走秀,为的就是不愿曝光。因为服装发表会的现场只会邀请一些名媛贵妇或时尚记者,不对外开放。然而,一旦拍摄广告并密集播放后,我等于就是半个公众人物了。我很享受现在这种自由自在逛街的感觉,我不喜欢走在街上被人指指点点地讨论我是谁。”

    “你说得没错。”晓蓝很同意。“所以我从来也不鼓励你去拍广告。”

    晓书顿了顿又道:“可是……对方开出一个很奇怪的价码──一千万!”

    “什么”原本躺得好好的晓蓝吓得跳起来。“你没说错?一千万?”

    晓签也呆呆地看著晓书,感到非常震撼。

    “对啊!”晓书躺在沙发上。“这就是我犹豫的地方。只要拍个广告就有一千万,很少有人会不动心吧?”

    晓蓝睁大眼睛。“太诡异了!为什么只是拍个广告而已,就有一千万?据我所知,只有超红的八点档一线红星,或是扬名海外的巨星,拍摄广告才有上千万的行情吧?不过那也只限少数人啊!”

    晓书点头。“对,我也觉得很奇怪,毕竟我从事模特儿这行才两年多,而且一向只接秀场的邀约。也许在时尚圈或模特儿圈,我算是小有名气,但绝对没有红到整个台湾、或是华人地区都认识我的地步。‘维纳斯’拍摄的广告一定会在台湾、香港、大陆、新加坡以及东南亚等地密集播放,所以他们对‘代言人’这个角色一定很挑剔才是。”

    她今年二十二岁,刚从大学毕业。她是在大三那年,被担任经纪人的刘佳宜一眼相中,并拚命游说才加入模特儿圈的。

    晓蓝的表情也转为凝重。“不对劲!这整件事情很不对劲!晓书,你不是跟经纪人说好,绝不涉入复杂的事吗?”

    “没错。”晓书点头。“刘姐也很清楚,所以她绝不可能勉强我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

    有许多具知名度的模特儿会因高价的诱惑,而私下接一些“外快”,例如陪有钱的企业家出游或是吃饭,甚至更进一步等等。但晓书在经纪合约上已经清楚明列了一条,表达自己对“外快”完全没兴趣。

    “那就奇啦!”晓蓝怎么想都想不通。“真是太诡异了,你毕竟不是超级红星,为什么拍个广告就有一千万呢?晓书,不要去!我怕那个刘佳宜想钱想疯了,把你给卖了!搞不好她已经跟‘维纳斯’的老板谈好条件,到时会直接把你给送上对方的床!”

    “对啊!”晓签也抓住姐姐的手。“三姐,不要接!我也觉得二姐讲得很有道理!”

    晓书道:“可是,我相信刘姐。其实这两年她替我挡掉了很多无聊的邀约,而且她也很清楚我的个性,倘若我觉得不舒服,随时会选择退出模特儿界。刚才我也直截了当地向她提出我的疑惑,可她指天立誓地强调绝对没有出卖我的念头,真的纯粹是拍广告而已。”

    “这真的好奇怪喔……”晓签喃喃自语。“我常看报纸的影剧版,知道除非是超级红星,否则很少有人拍一支广告就拿八位数字的酬劳,连一些新生代偶像也都只有百万身价,为什么对方会出这么高的价码呢?”

    护妹心切的晓蓝再度强调。“不管啦!反正我觉得太诡异了!晓书,听我的,不要接!”她觉得妹妹的安全比金钱重要一万倍。

    “好啊!”晓书很干脆地同意。“反正我兴趣也不大,而且我相信世界上是不可能有不劳而获的事的。”

    晓蓝像是想起什么,转移话题道:“对了,我在荷兰有遇到一个人耶,晓书,你绝对猜不出来是谁!”

    “谁?”

    “卢易泽!”

    “卢易泽?谁啊?这名字挺耳熟的……”晓书愣愣地反问。

    “拜托!就是我们以前住在眷村时的邻居,巷子口的卢家啊!你真的忘了他啦?亏他那么喜欢你,碰到我时还兴奋得不得了,一直向我打探你的近况呢!”

    “喔……”听姐姐这么讲,晓书总算想起来了。“你是说卢大哥啊?我有点印象。”

    晓蓝道:“他跟家人移民到荷兰后,你们就没联络了吗?我记得卢易泽一直很喜欢你,你刚上国中他就追求你了呢!”

    晓书淡淡地回答。“一开始有联络,他常写信给我,我也回了几封。后来我因为太忙,就比较少回信给他,再加上我们从新竹搬家到台北,我没给他新住址,所以就失去联络了。”

    一旁的晓签羡慕地开口。“那他算是三姐的青梅竹马耶!三姐,你好幸福喔,初恋男友至今还对你念念不忘耶!”

    “小鬼头,你懂什么!”晓书笑著打妹妹一记,正色道:“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只是邻居罢了,我们从未交往过。”在她的认知里,卢易泽跟以前眷村里的好友都是一样的,谈不上有任何特别的感觉。

    晓蓝慵懒地喝著果汁。“我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你,遇到我简直像是遇到了菩萨一样,一直追问我们的新住址以及联络你的方式呢!他要是知道你居然把他给忘了,一定很伤心喔!”

    “姐,你太夸张了。我不是说过我跟他根本没有交往过,从来就不是男女朋友。”她完全没有单独跟卢易泽约会过,更遑论与他有过什么山盟海誓。

    晓蓝戏谑地眨眨眼。“他现在变得很帅喔!外表看起来很挺拔,而且也事业有成。对了,他说这几天要回台湾,届时想见见你,所以我就把你的手机电话给他了,要他到时联络你。”

    “喔?好吧。”晓书不置可否。卢大哥大老远地返台,她不介意跟他聊聊天、叙叙旧,而且到时也可以约以前眷村里的朋友一起出来聚聚会呢!

    第二章

    全球知名的牛仔服饰正在举行新装发表会,纪晓书担任主秀。

    休息室内,晓书把假发拿下来。“刘姐,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真的没兴趣替”维纳斯“拍广告,你还是把机会让给别人吧!你不是还签了一些很不错的模特儿吗?推荐她们去嘛!”

    “晓书……”刘佳宜的表情很痛苦。“拜托你不要这么固执好不好?你说你不想远离家人,所以坚持不肯跟著歌登大师去巴黎,OK!我可以了解你的想法。但是现在只要拍一支广告就有一千万耶!你为什么要放弃呢?”

    “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只想走秀,绝不接广告或是戏剧,因为我不想失去自由的生活。”

    “晓书!你到底知不知道一千万的后面有几个零啊?对,我知道你不是很需要钱,可是当初你会同意当模特儿,不也是为了打工赚取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吗?既然如此,那你干脆就一次赚个够嘛!”

    晓书疑惑地盯著她。“什么叫做一次赚个够?”

    刘佳宜赶紧举起双手。“别紧张!大小姐,我很清楚你的个性,如果你肯赚那种钱,你早就发大财啦!所以我绝不会勉强你,更没胆推你入火坑。我的意思是说,拍摄完‘维纳斯’的广告后,你就可以退出模特儿界,过你想过的生活啦!”

    晓书一愣。对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如果真的有一千万,她倒是可以考虑退出这个圈子,回到学校里继续专心地念书,甚至还可以带妹妹晓签出国玩玩啊!

    刘佳宜眼看她似乎心动了,赶紧抓住机会再接再厉。“晓书,其实你的个性并不适合一直当模特儿,因为你完全不肯应酬,很容易得罪人。我也很清楚,你只想单纯地迈日子,对任何物质都没舆趣。既然如此,那你不妨趁此机会拍个代表作,然后就此全面退出,洗尽铅华地过你真正想过的生活啊!”

    晓书陷入沉思,她知道,刘佳宜说得没错。大三那年父亲病逝后,她为了不加重大姐的负担,所以选择了抛头露面的走秀工作,只因模特儿的报酬不低,除了足以支付自己的生活费外,还可以帮两个姐姐照顾体弱多病的晓签。

    遗传了母亲美貌的她,虽然凭著先天优秀的条件成为名模,但她对这个行业从来没有更进一步的企图心。

    她真正想要的是再回到学校专心念书,或是选个空气最清新的地方,带晓签到国外居住一阵子,好好地医治她多病的身子。

    如果真的有一千万,那么,她可以不用再每天化著大浓妆走秀,她可以过著自己一直向往的生活。

    可是……

    “但我真的觉得很怪异。”她直盯著刘佳宜的眼睛,再次问道:“刘姐,我真的不懂,为什么只是拍摄一支广告片,就有上千万的收入?毕竟,我又不是什么超级红星,怎么可能有这种行情?”

    “安吭!”刘佳宜拍拍胸脯。“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晓书啊,如果我真的想把你卖掉,之前又不是没有机会。之所以会极力说服你去拍‘维纳斯’的广告,纯粹是因为造是一个很棒的CASE。‘维纳斯’珠宝是国际级的顶尖名牌,广告所呈现的质感更是第一流的,绝不会有任何让你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晓书艾问:“可是为什么对方会知道我呢?我又不常在媒体上曝光,而且他们还开出这么高的价码。”

    刘佳宜笑道:“呵,那是因为前阵子我一听到‘维纳斯’珠宝即将来台湾开设分店,就兴致勃勃地把旗下所有模特儿的资料全部寄去他们位于纽约的总部参加公开甄选啦──嘿!他们真是有眼光耶,在各国佳丽中,一眼就挑上你!你要知道,这可是打败来自香港、新加坡等众多名模所得来的殊荣呢!”

    晓书皱著眉。“你还是没有讲到重点。我的意思是──为什么单纯拍一支广告,就有上千万的收入?刘姐,你真的没有隐瞒我什么吗??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