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陌生的枕边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 部分阅读

    “有目录吗?不能带回家看吗?”沈育锋一眼就看穿江品皓那小小的伎俩。

    “有呀!”她从柜枱里拿出一本贸易商寄来的日文目录。

    “你看得懂日文?”沈育锋问。

    “我大学时有修过日文,所以日文还可以啦!”她解释。

    “那就带回家看吧!刚好我也懂一点日文,可以给你提供一些意见。”沈育锋的眼神有意无意的挑看着江品皓。

    “好呀!你能帮我看看是最好也不过了,我是需要一些不同的意见。”她这才又看着江品皓。“品皓,那店里今晚就麻烦你了,不然我请丫妹过来帮忙看店。”

    丫妹是假日工读生,若是她和江品皓都有事,就会再找丫妹过来代班。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行。”江品皓有点闷,他就是不想让她和沈育锋一起去吃饭。

    “店里不能再多请一个人吗?你老是得亲自顾店,真的很不符合经济效益,时间也被绑得死死的,你应该做更多决策性的事情。”沈育锋说。

    “是应该再多请一个工读生,不过我们这间店目前还在亏损中,况且店里决策性的事情都是品皓在决定,我最大的效益就是顾店。”她笑笑地吐了舌头,她就是这么没用呀!完全没有赵家人该有的商业头脑。

    沈育锋眉峰一挑,看来她只是名义上的老板,实际运筹帷幄的却是江品皓这个小子。

    “那好吧!既然你没什么重要性,就跟我一起去吃饭吧!”沈育锋自然而然地搂住她的肩膀。

    “品皓,店里就麻烦你了,若忙不过来就让丫妹来帮忙。”赵佳佳交代着,对于沈育锋的亲密,她也觉得很自然。

    江品皓能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对名义上的夫妻,就这么开开心心的去约会。

    高级法式餐厅里,赵佳佳一身的T恤、牛仔裤,倒是显得有些突兀。“我穿这个样子来法国餐厅,好像很奇怪。”

    尤其沈育锋还是一身笔挺的西装,相较于她的随性,两人是这么的不搭配。

    这间餐厅,一客套餐起码要五千元起跳,能来这里用餐的客人非富即贵,不是名流就是淑媛,平常老百姓根本吃不起。

    “那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吃得愉快就好,管别人怎么想。”他举起餐前的红酒,示意要敬她。

    他的一句话成功消弭了她的不安,她也举起酒杯,啜饮了这美好滋味的陈年红酒。

    这一夜,沈育锋妙语如珠,让她唇瓣的笑意没停过,她忘了魏世杰带来的伤痛,忘了商业联姻的委屈,她一口一口享受着香烤鲷鱼的美味。

    在气氛如此美好的情形下,她贪喝了几杯的酒,激情的元素在心中悄悄地萌生。

    享受完愉快的法式大餐后,沈育锋从走出餐厅就自然而然牵住了她的手,而她也自然而然让他牵手。

    司机阿正替他们打开后车门,他护着她先坐上车,他才坐进车内。

    他的大手还是牵着她的小手,两人不时地眼对眼凝看着,他的眼光太炽热,有时她瞥开眼,有时又忍不住把眼神放回他身上。

    一路上,两人唇边的笑意没停过,那是种不用言语的幸福。

    阿正透过后照镜,也感染了一股喜悦,原来总经理和太太的感情很好嘛!之前怎么会觉得他们之间一点都不像夫妻,老是聚少离多,感觉起来冷冰冰的,看来是他一时眼花想错了。

    两人一路虽然无言,却有股心动的情怀在窄小的空间弥漫着。

    一回到两人的家,本该各回各的房间,不知是酒精的催化,还是两人对彼此心动的情意,在她要走回房间时,他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抚摸住她的后脑勺,情不自禁的就这么吻上她的唇。

    她颤抖着唇,感受他嘴里散发的酒精味道,她没有把他推开,更没有赏他一巴掌,只是喘着气息,怯怯地在他的唇上低问:“为什么吻我?”

    他微微弯腰,好让自己的眼神能与她平视。“因为我喜欢你。”这是真心诚意,在此时此刻,他真的好喜欢她那害羞的模样。

    “可是爱情不在我的计画里。”她显得很迷蒙。

    “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你也一定会喜欢我的。”他再啄吻了她一下又一下,发现她没有拒绝他的吻,于是更鼓励了他的动作。

    他以舌更深入的探索她的舌,纠结的吸吮,两人的呼吸愈来愈沉,这是多么美好的滋味。

    她没法想太多,只知道自己很喜欢他的碰触,很喜欢他吻她的触感,这让她的全身飘飘然,像是躺在云里,舒服到全身都软掉。

    他的吻缓缓来到她的颊边,一路来到她的锁骨,他的大手游移上她的美背,她嘤咛了一声,发出欢愉又难受的声音。

    他轻咬了她那敏感的耳垂,大手探进她衣摆里,摸上她胸前的圆润美好,他的下半身更是紧贴着她的下半身。

    激情的滋味一发不可收拾,她像搭乘云霄飞车,刺激快感又无助慌乱,她却突然想起魏世杰那张脸。

    她才被魏世杰伤得体无完肤,发誓再也不谈恋爱,为什么她可以这样跟沈育锋接吻?

    她双手抵在沈育锋的胸前,猛然地推开他。“对不起……我……”她喘着气,快速逃回自己的房间。

    “佳佳……”他柔柔的喊着,并没有阻止她的逃离。

    她还是假装没听见,没听见他那带着挫败的声音。

    她明明讨厌花心的男人,前车之鉴就在不远的前方,像沈育锋这种谈情说爱的老手,她还是一下子就败下阵来。

    她很没用对吧?结果还是被沈育锋的花言巧语给吸引了。

    “佳佳……”敲门声伴随着沈育锋的喊声。

    她敛了敛情绪,才把房门打开。“我……”

    他笑看她的无措,他可以霸道,却不想对她霸道。

    “别慌,我们可以慢慢来。”他明白她的无措和难为情,

    “我得想一想。”她很苦恼,不知道该怎么适应这样的新关系,唯一想得通的,就是夜实在太迷人,而她的酒也喝多了,才会抗拒不了他的柔情。

    他抚摸着她的长发,眼神柔得似水般。“别紧张,如果你不愿意,我绝不会勉强你的。”

    “我……”她吞吐了几次话,最后才说:“晚安。”然后,她再度把房门关上。

    看着在他鼻前紧闭上的房门,她竟给他吃了一记闭门羹呀!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看着自己勃发的欲望,他只能苦笑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回去,也许他该去冲冷水降降温。

    为什么爱情不在她的人生计画里?

    刚刚她明明也很投入他的吻,难道她有什么心结打不开吗?

    她挑起了他的好奇心,他那名义上的老婆呀!他突然不想当君子了,真想把她变成真正的老婆。

    若为她放弃整片森林,独爱她这棵树,到底值不值得呢?

    这个吻困扰了赵佳佳一整个晚上。

    于是失眠的她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当然沈育锋早早就出门上班了。

    本来带回家打算要看的产品目录,也因为被沈育锋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她根本忘了这个回家功课。

    她拿起搁在茶几上的提袋,打算趁现在努力一下,不然下午去上班,免不了又要被江品皓说她的脑袋总是不管用。

    提袋—打开,除了两本店里采购的日文目录,竟多了两个不属于她的卷宗。

    她想起来了,是昨晚下车之后,他把手中的东西放入了她的提袋里,然后绅士地帮她提了袋子。

    他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也会忘了东西?

    不知道这东西重不重要,她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他,这才发现她竟没有他的手机号码。

    真的很好笑,她果然跟他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于是她试图想找他公司的电话,偌大的客厅整理得一尘不染,哪有名片这样的东西!

    她走到书房门口,才想起他曾经下过禁令不准她进入他的书房和卧房,而她也遵守约定,没有因为好奇而进入过。

    他都不准她进入他的房间,那昨晚他还吻了她,更说他是喜欢她?而她竟还为他意乱情迷?

    她果真是因为魏世杰出现了,才扰得她整个人都不平静吧?

    她难道还学不乖吗?可是情动的心情又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想了又想,她还是替他把文件送去吧!幸好她还知道丰强集团总部在哪,就当作他昨晚请她吃了好吃的大餐,她这个室友给他的回馈吧!

    她坐上计程车来到丰强集团大楼,她这才想起,她可以打电话问阿正要沈育锋的手机号码,她老是这样糊涂呀!事情为什么都没想周详。

    只要是沈育锋在台湾,她就不会让阿正接送她,因为阿正毕竟是沈育锋的专属司机。

    这栋大楼是丰强集团总部所有,不但保全警备森严,闲杂人等是不能随意进出的。

    算了,人都到这里了,她还是进去吧!

    她步入挑高气派的一楼大厅,来到总机柜枱前。

    “小姐?有什么事吗?”柜枱小姐亲切地问,

    “我找沈育锋,沈总经理。”赵佳佳说。

    柜枱小姐打量着穿着打扮跟女大学生没两样的赵佳佳,尤其今天的赵佳佳穿着超短的牛仔裙,脚下更是一双轻快的凉鞋。

    “请问你哪里找?有没有预约?”柜枱小姐问。

    “我没有预约,可不可以请你通报沈总经理一声,说是赵佳佳找他,他就知道了。”她不好意思直接说是沈育锋的老婆,毕竟她还是不习惯沈太太的头衔,想说报上大名,柜枱小姐应该就会知道她的身分。

    无奈柜枱小姐刚进丰强没多久,更没听过一向低调的赵佳佳的大名。

    “对不起,沈总经理很忙,我们不能随便就通报沈总经理的。”柜枱小姐有礼的拒绝。

    “要不然你帮我通报他的秘书好吗?说我是赵佳佳。”人都来了一趟,赵佳佳并不想放弃。

    柜枱小姐点点头,拨打了秘书小姐的电话,说了几句话后,就切断。“不好意思,助理秘书说,秘书小姐正在和沈总经理开会,谁都不能打扰。”柜枱小姐回以抱歉的笑意。

    “这样呀!”赵佳佳看看手中的卷宗,万一他急着要用,于是她只好拿起手机打给阿正。

    没多久,阿正从地下室的司机休息室连忙冲上楼,来到柜枱边。“太太,你怎么会来?”

    四十岁的阿正,对于不会摆架子更不会拿乔,总是亲切客气的赵佳佳,着实有很大的好感。所以只要赵佳佳一通电话,无论他身在何处,都会很快地赶到。

    柜枱小姐一听到司机阿正喊这位年轻的小姐为“太太”,整个人不但傻眼还吓到了。

    “总经理忘了这个在家里。”赵佳佳扬起手中的卷宗。“你帮我拿给他,”她没有提起被拦在柜枱不准上楼的事。

    “好,我待会儿马上拿给总经理。”阿正接过卷宗。

    “那我走了。”赵佳佳笑说,

    “太太,你要不要等我一下?我送这个上楼给总经理之后,再送你去店里,外头天气很热,你不要一个人走来走去的。”阿正急急喊住赵佳佳的脚步。

    “不用啦!我坐计程车也很方便,万一总经理要用车就不好了。”赵佳佳才要离开柜枱边。

    这次是柜枱小姐连忙冲出了柜枱。

    “你是沈总经理的夫人吗?”柜枱小姐一脸恐慌。

    “你不认识总经理太太呀?”阿正纳闷地对着柜枱小姐问。

    “总经理夫人,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不是故意不让你上楼的。”柜枱小姐弯腰鞠躬道叹。

    这柜枱小姐只知道沈总经理结婚了,可是从没看过他太太来过,还是穿着这么休闲打扮的太太。

    名门千金不都该是珠光宝气外加名牌服饰吗?为什么总经理太太这么朴素?年纪还这么小?

    “没关系,我刚好也不想上楼,没事的。”赵佳佳虽然这么说,但在刚刚柜枱小姐暗地的通报下,助理秘书已经匆匆下楼来了。

    在助理秘书的坚持下,阿正又把卷宗放回赵佳佳的手里,接着助理秘书带着赵佳佳直接来到位于十五楼的丰强投顾。

    开玩笑,要是不把总经理夫人招待好,那他们这些罗喽会不会明天就没工作了?

    第五章

    赵佳佳来到位于十五楼的丰强投顾。

    整层楼区隔出好几间的办公室,还有一大块用屏风阻隔的办公区域。

    “总经理夫人,总经理和方秘书在总经理的办公室开会。”助理秘书这样说。

    “那他们要开到什么时候?”赵佳佳问,心里想着干脆把卷宗交代给助理秘书,只是又怕是什么机密文件。

    “不清楚,不过他们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我猜应该快结束了。”助理秘书回答得不是很确定。

    “那你去忙好了,我自己去敲他的办公室门。”赵佳佳决定速战速决,她还得赶回去店里顾店。

    助理秘书又问:“那总经理夫人想喝咖啡或茶?”

    “不用麻烦了,我把卷宗拿给总经理就走了。”赵佳佳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外,抡起拳头,轻敲了几下门。

    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转开门把,轻轻推开房门。

    她并有打开办公室的门,只开启了约她整个人的宽度,而她就一手握住把手,呆愣在门缝前。

    室内的灯光明明这么亮,为何她会觉得自己看花了眼?

    一个女人坐在办公桌上,套装上衣被撩高,露出两只雪白的乳房,而女人那双修长白嫩拱起的双腿正张得开开的,而那张开的双腿里什么都没穿,露出女性最纯美的私处。

    画面是斜侧七十度角,就像是正在她面前真实上演的A片,女人左边的乳房正被男人的大掌搓揉着,私处也被男人的手指挑逗着。

    空间里弥漫着激情的味道,女人整张脸往后仰,从嘴巴里不断发出的嗯嗯哼哼的舒服声音。

    好事正热着,原来这就是总经理和秘书的开会!难怪她的敲门声没有人听见,更难怪她都已经开门了,当事者还是没有发现。

    虽然她看不到男人的表情,但她清楚知道那男人就是她名义上的老公——沈育锋。

    沈育锋依旧一身西装笔挺,别说连衣服都没脱,裤子的皮带还是系得好好的,他什么都没有露,却能这样让一个女人销魂。

    “锋,快一点,我受不了了。”女人将仰后的小脸抬正,双手打算解开他衬衫的钮扣时,女人那双迷蒙的大眼突然对上赵佳佳看戏的眼神。

    “啊……”女人尖叫,连忙阖起大开的双腿。

    沈育锋因为女人反常的动作,大手霎时离开女人的胸部,更离开女人的私处,回过身来时,平淡的表情瞬间变得惊讶。

    赵佳佳还愣在原处时,女人已经快速放下被撩高的衣服,接着跳下办公桌,整理好曝光的窄裙,才凶狠狠地来到赵佳佳的面前。

    女人顾不得形象,扬声质问:“你是谁?竟敢闯入总经理的办公室!”

    赵佳佳有些慢半拍,八点档连续剧里都是怎么演的?

    她应该要转身走人,让男主角担心地追出去?还是双手擦腰,跟眼前的女人破口大骂?

    “我……我是送文件来的小妹。”她决定武装起自己,演出一场好戏,这是当初跟沈育锋的共识。

    可是当她话一出口时,为何她的心竟会这么痛,痛到她得频频咬紧牙关?!

    “只是个小妹,竟敢闯入总经理的办公室?我要叫人事部开除你!”女人气狠狠地叫嚣着。

    “美云!”沈育锋阻止方美云的气焰,来到赵佳佳的面前。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赵佳佳,也因为他的反应慢半拍,所以才没有在第一时间阻止方美云出声。

    原来这个秘书就是美云,他在电话里轻声温柔对待的女人,他的正牌女朋友,认知到这个事实,赵佳佳只能苦笑。

    “这是你的。”赵佳佳将卷宗放到他的手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扰的,你们继续。”说完,她转身想走,却被方美云给挡下。

    “总经理,一定要开除她,否则……”方美云很怕事情传了出去。

    方美云跟了沈育锋是最近三个月的事,明知沈育锋已经结婚了,她还是忍不住当了他的情妇,期盼有一天能被扶正;就算不被扶正,沈育锋每个月给她的包养费及礼物就足够她吃喝享乐好长一阵子了。

    以往都是下班后沈育锋直接去她的小套房,但是最近方美云感觉到沈育锋有意无意的冷淡,因为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去她那里了。

    方美云心里很哀怨,更是想念沈育锋的温柔及帅气。

    刚刚两人的确是在开会,结果事情报告到一半,方美云实在忍不住,就使出浑身解数主动勾引了沈育锋,

    方美云就不相信自己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了,她一定要想办法抓住沈育锋这个总经理,想办法让他再对她欲求不满。

    沈育锋锐利的双眸狠瞪了方美云一下,方美云被吓到,这才噤声,不敢再继续骂下去。

    “我送你下楼。”沈育锋淡淡地对着赵佳佳说的同时,伸出的手也同时牵住了赵佳佳的小手。

    赵佳佳用力地甩开他的碰触,因为他的碰触终于引爆了她自以为无所谓的神经。“你别碰我,你的手……”

    她没忘记他的那只手刚刚还在那女人的私处挑弄。

    他清楚的看见她激烈又痛苦的反应。“佳佳……”

    “别碰我,很脏,真的很脏!你真的很脏!”赵佳佳重复地叫着,忍住恶心感,快速地冲出沈育锋的办公室。

    沈育锋看着自己的手,被她嫌脏?竟被她嫌脏?他把所有的怒火全都发泄在方美云的身上。“滚,你立刻给我滚,我永远都不要见到你,你立刻办理离职手续!”他温和的假象终于化为排山倒海的怒涛。

    而方美云在稍后才从助理秘书的嘴里知道赵佳佳的身分,她错愕不解,才明白为何会引爆沈育锋的脾气,更明白这下非得离职不可了。

    赵佳佳重复洗着自己的手,明明已经用洗手乳液洗了不下二十逼,她还是老是闻到那股盖不过去的私密气味。

    明明她对他可以毫不在意的,明明说好了她可以任由他在外头花心,她只要当个名义上的老婆就好,那她的心到底是什么时候遗落在沈育锋身上的?

    为何她会这么痛!

    那股痛就像当初魏世杰在电脑的那端提出分手时一样。

    直到她目击到他对那个美云所做的事,她才明白这段日子以来,她的感情已经投入这么深,深到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说好了她不再爱的,为何感情来得又凶又猛,这不是沈育锋的错,错全在她自己。

    她曾经对沈育锋的承诺,她怎么可以做不到呢?

    “佳佳,你在里面吧?”沈育锋敲着浴室的门。

    一听到他的声音,她的全身紧绷着,她讨厌这样的自己,明知道他是花花公子,就跟魏世杰那个烂人一个样,为什么她要沦陷?

    难道这就是她的命运?她的爱情永远摆脱不了花心的男人?

    “佳佳,别让我担心,你先出来,我们谈谈好吗?”沈育锋温言的劝着。

    赵佳佳又洗了洗脸,接着把脸上和手上的水珠擦干净,深深呼吸后,她才打开浴室的门。

    “佳佳……”

    “你什么都别说。”她漾起一抹笑意,告诉自己绝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意。

    这是一件买卖婚姻,就算他曾说过喜欢她、曾经吻过她,那也应该是仅止于对她的欣赏和赞美。

    “我……”他想解释,她猛力的摇摇头。

    “我为我说过的话道歉,我只是没有心理准备,没想到会撞见那样的事,你本来就有你的自由,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这只是利益婚姻,我承诺过你,你绝对有你想要的自由。”她努力在演戏,话说得很冷静,努力不让他看出任何的破绽。

    他本来想跟她道歉,想跟她解释关于方美云的事,可最后他却因为她的话而怒火高涨。

    “真的是这样吗?你一点都不在乎吗?你为什么不骂我?不质问我?偏偏还要跟我道歉!”他咬牙,口气阴森。

    他才想为她放弃那些莺莺燕燕,想为她这棵美丽的树安定下来,其实他今天羞辱方美云的成分大过于一切。

    方美云不知进退,在他已经要跟她分手时,自以为美色能诱惑得了他,他本来打算将计就计,先顺着方美云的意思,然后当她赤身裸体,想要更多他的爱抚时,他会毫不留情的收回所有的挑弄,让方美云卑微的求他,再冷看她的花痴样,将方美云的自尊踹在脚底。

    只是他没想到,却被从来不曾主动来找过他的赵佳佳给撞见。

    “我没有权利质问,这是你的事,你想跟你女朋友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她调开视线,连看都没有看着沈育锋。

    她愈是这样说,高傲的沈育锋愈是生气。“方美云不是我的女朋友!”

    “是吗?不是你的女朋友,你竟然可以对她做出那样亲密的事!”她呐呐地反问。

    两人结婚之后,他可以感觉到赵佳佳从一开始对他的排斥到慢慢的接受,再到现在对他的好感。

    这是他这将近两个月以来,排开所有的出差行程,努力陪在她的身边所得到的回应。

    他喜欢她,是情难自禁,在他发觉时,他就已经深深陷了进去,他很害怕这阵子好不容易培养的感情又会回归到原点。

    这是从没有过的事,他对女人一向笃定,为何独独对她有着害怕的心情?“佳佳,我记得你曾和我约定过。”

    “什么?”她抬起大眼,盯着他看。

    “我愿意为你放弃整片森林,再也不跟其他女人有来往,你怎么说?”

    她猛摇头。“不可能!我不会再相信你,不会再相信任何男人,我不要再被任何男人骗了!”

    “佳佳!”他看着她的激动,双手按住了她的肩。

    她又想起了那一幕,虽然他身上的衣着是这么整齐,可是她就是受不了,

    她用力挥开他搁在她肩上的双手。“我错了,我以为可以做到视若无睹的地步,没想到我还是很在意,我想我暂时搬回去娘家住,这样你就自由多了。”

    “佳佳!”他强势牵起她的手,将她牵到沙发上坐下。

    她想挣脱他的手,无奈他牵得紧紧的。

    “你没听懂我话里的意思吗?我让方美云离职了,有了你之后,我再也不会有别的女人,就像你开出的条件那样,我不会再去外面拈花惹草,我将只忠于你一个人!”

    他有某种预感,此刻不牢牢抓住她,她将会永远离开他的世界,他不想她就这么走,不管为什么,他就想紧紧抓住她。

    她看着他,充满疑惑。“为什么?为什么要为了我放弃整片森林?”

    “因为我喜欢你,你值得我为你这样做!”他的口气不再阴森,而是充满无奈。

    “然后呢?这次你对我的新鲜期可以维持多久?三个月?还是半年?”她苦笑着。

    “我……”这句话问得他哑口无言。

    要是以往的女人,他一定高傲地回说,不要跟他祈求永远,他最给不起的就是永远。

    可是现在面对的是她,她是这么美丽,大眼眨动出的是绝对的纯真,从小在优渥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却不显娇气,还能填补他灵魂深处的空虚。

    “没话可说了吧?”她终于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小手。“我跟你不一样,爱情对我而言,是认真而神圣的,是我生命的全部,我无法负担那种来来去去的爱情,我若爱一个人,必定会倾尽全力、至死不渝,我不想再被男人背叛,若再被男人背叛一次,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

    “佳佳,谈恋爱本来就要有失恋的心理准备,哪有人保证恋爱一定可以成功的?”这是他的逻辑观念呀!

    “没错,谈恋爱本来就要有失恋的心理准备,可是如果是被劈腿,被男人的花言巧语有意的欺骗呢?”她眨着大眼,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可以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劈腿过,我总是一段感情结束了,才会开始另一段感情,我也不会故意去欺骗女人的感情,感情开始或者结束,我都会让女人明明白白的。”他说得信誓旦旦,大手又牵住她的小手。

    “……”她一脸痛苦,嘴里酝酿着即将说出口的话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