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陌生的枕边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 部分阅读

    作品:陌生的枕边人

    作者:艾玟

    男主角:沈育锋

    女主角:赵佳佳

    内容简介:

    因为不想再尝失恋的痛苦,所以当她乍听到“联姻”一事,

    立刻主动举手报名,让自己跟一个花名在外的花花公子成婚。

    婚后,她跟他约法三章,言明这只是一桩攸关利益的婚姻──

    任何时候,只要他想喊停,她绝不纠缠,一定立刻同意离婚;

    反之,万一他真爱她,那他就得挥挥衣袖,再也不准跟那些莺莺燕燕有瓜葛!

    但其实,在她内心深处,她并没想掳获他的心;

    可他却不一样,在日渐发现她的好、她的平易近人、她的温柔体贴……

    他居然莫名产生了只想要她一个的奇怪念头!

    这该不会就是爱吧?!

    他发现自己不但愈来愈离不开她,甚至再也看不见其他女人的美艳……

    可她却误会他,拒他于千里之外……

    正文

    楔子

    楔子

    水晶吊饰大灯下闪耀着柔和的光芒,一室的气派彰显出豪门的贵气,L型的黑色牛皮沙发上,一家人正在召开家庭会议。

    “沈总裁跟我商量过了,希望我们两家能结为儿女亲家,以谋求未来更多的利益。”赵东兴看着三个女儿说。

    赵东兴不但是一家之主,还是东兴建设王国的总裁,虽然只是家庭会议,但仍难掩他的十足霸气。

    “爸,沈总裁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沈育奇,小儿子沈育锋,你现在说的是哪个儿子?”身为大女儿的赵芳芳,凡事条理分明的个性让她先开口询问。

    “沈育奇这个大儿子虽然是私生子,但他很得沈总裁的疼爱;只是这次沈总裁希望联姻的是他的那三十一岁的小儿子沈育锋。”赵东兴解释。

    赵氏家族发迹于祖父辈,从祖父的收破铜烂铁到父亲成为最大的资源回收商,再到赵东兴的建设王国。

    一脉单传的赵家到了赵东兴这一代更是膝下无子,赵东兴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利益结合下,不但能觅得满意的女婿,更能让东兴建设百年屹立不摇。

    “沈育锋花名在外,听说他换女人的速度跟换季清仓一样快,爸,就算为了公司的前途利益,也不能把我们葬送吧?”素有小辣椒之称的老二赵玲玲,完全没有隐藏自己的脾气。

    “就算你们想葬送,沈育锋还不一定肯,你们确定你们能让沈育锋看上眼?”赵东兴老谋深算地用了激将法。

    “爸,沈育锋长得是很帅啦!可是他凭什么挑剔我们?想我们三姐妹也是水当当的大美人。”赵芳芳身为东兴建设的行政副总,当然也听过、看过沈育锋,更知道沈育锋是花名在外,很多社交名媛都抢着认识他。

    “沈育锋现在是丰强投顾的总经理,还高挂好几间丰强集团子公司董事长的头衔,以他的学识、财力及外表,我想很多女人都抢着要当丰强集团的少奶奶。”赵东兴一脸严正地解释。

    “爸,所以呢?像沈育锋这么好的人才,我们应该要巴着不放?”赵玲玲口气很不屑。

    “你们也知道最近公司的资金有些周转不灵,都无法参与大型土地的开发案,若能得到丰强集团的挹注,我想趁着房地产正热,我们可以大大提高获利能力。”赵东兴时而威仪、时而悲情,希望能得到女儿们的支持。

    “爸,你的意思是,星期六沈总裁的生日宴,我们都必须出席,然后要我们像是选妃一样,排排站让沈育锋挑选吗?”赵玲玲问得毫不客气。

    “玲玲,你别这么说,就当成是拓展社交圈,你们要是都不喜欢沈育锋,我也不会勉强的。”虽然赵东兴膝下无子,但他心里对三个女儿可是宠爱无比,只是在态度上还是有身为父亲的威严。

    “所以爸是希望沈育锋能看上我们?”赵芳芳扬了扬秀眉。

    “沈总裁跟我提起,我不好一口拒绝,反正你们就去跟沈育锋认识认识,要是他不喜欢你们,沈总裁就会死心,这样爸也不会难做人。”赵东兴以退为进,愈用强硬的手段,只怕她们反弹得愈厉害。

    坐在一旁一直不出声的小女儿赵佳佳终于淡淡地开口了。“爸,如果有了沈育锋这个女婿,对我们公司是不是真有很大的帮助?”

    “那是当然。”赵东兴肯定的点头。

    “那我想办法让他娶我好了。”赵佳佳表情平静到完全不像是在说笑话。

    但赵东兴不解,赵佳佳精明的打量着小妹,赵玲玲却是倒抽了一口气。

    只有赵佳佳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反正没有了爱情,嫁给什么样的男人对她来说都一样的,或许她的人生还可以有重头来过的机会。

    楔子

    “育锋。”高贵的中年妇人,即使是在自己的家中用餐,她还是一身亮丽的套装,那耳上、脖上更是闪着珠宝的光亮,连头发都是刚从高级发廊里吹整出来的大波浪长发。

    “妈,什么事?”沈育锋细细咀嚼嘴里的食物,再精致的美食,吃到他的嘴里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觉,纯粹只是为了要填饱肚子而已。

    这么一张十二人的大餐桌,却只坐着他们母子俩,偌大的空间却是空洞而寂寥。

    “这个星期六就是你爸六十岁的生日。”沈母举止高雅,搁下筷子,打算专心跟儿子说话。

    “我知道,我会准备礼物的。”他淡淡地应了声。

    “你爸要我跟你提一声,星期六赵家三姐妹会来,他希望你能多跟她们认识认识。”

    母亲说得含蓄,沈育锋却听得很明白。“东兴的赵家?”

    “是呀!那个赵芳芳常常出现在媒体上,我也见过她好几次,人长得很漂亮,也很精明能干,更有着圆融的交际手腕,你一定会喜欢她的。”沈母虽然是气质美女,神色中却带有那么一点卑微。

    “利益婚姻吗?”沈育锋有股不屑的冷笑。

    他明白父亲看上东兴建设手上的几笔大土地,在房地产狂飙的这个当口,以丰强的财力加上东兴的建设经验,一定可以再创丰强集团的高峰,这可谓是丰强及东兴双赢的局面。

    只是没想到,就算他做牛做马为公司付出一切,父亲还是要将他的人给卖了,反正无所谓啦!至少他很庆幸他这张脸皮还满值钱的。

    “育锋,你别这样说,是因为赵家姐妹太优秀了,很多企业家第二代都对她们很有好感,都抢着要认识她们。”

    “妈,我明白了,追女人嘛!我最拿手的,直接跟我说,你们看上哪个,我一定追来当你的媳妇。”沈育锋一副无所谓,眼眸却如同那一池深沉的海。

    “育锋呀!你知道妈的难处,你可别输沈育奇呀!”沈母说得语重心长。

    “妈,我明白,我会照你的意思去做。”沈育锋继续吃饭,一副云淡风轻的不在意样。

    女人嘛!对他而言就像是车子,新鲜期一过,再换一辆就好,反正以他的家世、长相,女人看上的是他的钱、是他的外表。

    就跟赵家的盘算一样。

    不是因为他这个人,他只是件待价而沽的商品,赵家三姐妹恐怕也是,只能任人搓圆、搓扁。

    他可以了解母亲的卑微,因为父亲根本不爱她,父亲心里爱的是那个永远得不到手的女人。

    丰强集团是沈母娘家事业,她更是集团老总经理的掌上明珠,当初沈父只是丰强集团底下的一名小职员,因为外表出色、做事认真,于是沈母倾心爱上沈父。

    沈父本就有位青梅竹马的爱人,为了前途忍痛与爱人分手,然后娶了沈母,顺利当上厂长之位。

    没想到青梅竹马的爱人早就怀有身孕,沈父一直隐瞒到沈育奇上了国中,他则坐上丰强总裁的宝座,掌控了丰强的大权,才敢将这件事宣扬开来。

    于是沈父不在乎沈母的威逼与眼泪,在沈父的心里,是他辜负了青梅竹马的爱人,于是倾全力补偿长子沈育奇及为他守节的爱人。

    在外头的小老婆所生的私生子竟然他还得喊一声大哥!而他再怎么力求表现,似乎也得不到父亲特别的厚爱。

    看着母亲的卑微,如果联姻能为母亲带来快乐,能获得父亲的关爱,那他的婚姻又算得了什么呢?

    母亲为了爱父亲,却绑住自己的一生,更是痛苦到日日祈求父亲的关爱,让他再也不相信什么是真情、真爱。

    女人只要拿来玩玩就好,他绝不会为了爱情而这么委曲求全的。

    第一章

    沈总裁的生日宴上,赵佳佳在大姐赵芳芳的巧手下,化身为成熟妩媚的都会女子,比她即将大学毕业的二十二岁年龄还要成熟个五岁。

    赵佳佳被引见认识了沈育锋,她完全没有把他的帅气看进眼里,更没有被他的电眼给迷到昏头转向,她知道自己的目的,就是让沈育锋看上她,然后顺利嫁给沈育锋。

    很少女人看见他没有发出痴迷的目光,沈育锋对于赵佳佳那平静无波的眼神感到很兴味也相当好奇。

    “我们赵家三姐妹,你只能挑我。”她举止端庄、行为娴静,说出来的话却是这么直接。

    “哦?为什么?”明明母亲要他认识的是赵芳芳,可是偏偏来了个年纪最小的赵佳佳。

    “因为只有我对你有意思。”她的一句话,让他笑了。

    “那我不就是老牛吃嫩草了?”他的一句话,她也笑了。

    “没关系,我不在乎你的年纪。”

    “那看来,我也不能在乎你的年纪了。”

    在她的有意下,在他的多情下,双方都留下了极好的印象,而双方的家长也都乐见其成。

    之后他约她吃饭,两人总算有了第一次正式的约会。

    她还是画着精致的彩妆,穿着显现苗条曲线的小洋装,脚踩三吋的高跟鞋,手提名牌背包,一副千金小姐的娇柔模样。

    他西装笔挺、一派绅士、举止优雅,选择最高档的日式餐厅,在和式的包厢内,是他和她独处的私密时光。

    “你很美。”沈育锋的眼神散发着比高压电威力还强大的电流。

    “沈先生,你也很帅。”她弯起唇瓣,有着齿不露白的笑意。

    “谢谢赞美,我想我们都很清楚我们在这里约会的目的。”沈育锋的笑容里有着邪气的吊儿郎当。

    “嗯,我明白,日前沈总裁的生日宴其实就是相亲。”她有备而来,心理做足准备,谈吐不热络、不冷淡,恰如其分。

    对于她的坦白,他称赞似的点点头。“我爸爸希望我能娶你们三姐妹其中之一,也就是跟你们赵家联姻。”

    “那你的看法呢?”她问。

    “我不反对,你们三姐妹各有特色。”他这是实话,赵家三姐妹不分秋色,各个都是美人胚子。

    “我们三姐妹中,会同意与你结婚的就是我了。”她为掩饰心慌,小口小口喝着茶。

    毕竟已经三十一岁的沈育锋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世面,不像她连社会长的是什么样都还不知道。

    “你才二十二岁,毕业证书都还没拿到手,就急着嫁人?”他调侃着,嘴里同时啜饮着清酒。

    “因为我觉得你是个适合的对象,女人的一辈子有什么比找个适合的老公更重要呢?”她按照在心里排演过几十遍的剧本演出。

    “哦?”他挑眉。“你难道不知道我风流成性,交过的女朋友可能得成打的计算?”

    “我当然知道。”她的眼神清明,没什么情绪,就像在谈论别人的事。

    “那你还觉得我是适合的对象?”他问着。

    就因为赵佳佳没有对他大献媚眼,也没有直接勾引他上床,所以他直到现在还愿意坐在这里跟她谈事情。

    “因为我不会在乎你是不是有很多女朋友,即使婚后我也没关系的。”她的话一字一句说得极清楚。

    “为什么?”他愈听愈有兴致了。

    “因为可以让丰强集团和东兴建设共享未来庞大的利益。”

    虽然她强装镇定,但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在那彩妆下稚嫩的不安,毕竟她年纪是小了点,足足小他九岁呀!

    “意思是为了钱,你可以牺牲自己的幸福?”

    “这哪算牺牲呢!我相信你一定不会亏待我的。”

    “哦?”他挑眉,等着她的下文,夹起一片沾着哇沙米的生鱼片,辛辣的味道呛入嘴鼻,他却一脸的爽快。

    他的眼神鼓励着她,于是她吞咽下不安的口水,才缓缓说:“我知道你父亲──也就是沈总裁,他是非常希望能和我们赵家结为亲家,毕竟我们赵家跟你们沈家是门当户对。”

    “没错,我爸是如此希望,况且你们三姐妹都很优秀,也很美丽。”他附和着她的说法。

    “结婚后,你有你的自由,我也有我的自由,我不会管你,你也不用管我,我虽然嫁给你,你虽然娶了我,但我们可以各过各的。”她终于说了那个在她心里盘算许久的计画。

    “意思是,我们要做个有名无实的夫妻?”他挑眉。

    一般的女人见了他,不是害羞到说不出话来,就是对他大献殷勤;而眼前的赵佳佳,年纪轻轻却能跟他谈起条件,他不能太小觑眼前的小女生。

    她重重的点头。“你可以去跟你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只要不要闹出新闻来,我是不会干涉你的。”

    “佳佳。”他亲密地喊着她的名字,好像已经认识她许久似的。“我娶了你,你就是我老婆,你认为我为何要跟你有名无实?”

    “这……”她无语。

    “你这么美,我又不是柳下惠,我为何不能碰你?”他揶揄着。“男人对女人是可以没有爱情只有性的。”他把话说得更明白了。

    她不受他话里的影响,武装起情绪,只剩下冷静。“当然,如果你碰了我,那你就不能去外面拈花惹草,你确定你要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吗?”

    他笑了,眉宇间透露着赞赏,看来这个小女生已经把他的为人打探得很清楚了。

    他一向不会在同一个女人身上花太多的时间,他的新鲜期一向过得很快,可是他还是不想这么爽快就答应她。“意思是,你也可以去外面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她摇头。“我会忠心于你,至少我的贞节会为你而守,不会让你有戴绿帽子的机会。”

    “独守空闺可是很寂寞的!”他语带挑逗。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想要继续念书、学些才艺,爱情对我来说,还不在我的人生计画里。”她说得斩钉截铁。

    “听起来好像不错,我可以花心,而你却不行,这样你不就吃亏了?”他认真的思考。

    反正她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对她仅止于欣赏,没有任何心动的因素,甚至连想跟她做爱的感觉也没有。

    她有张每个女人都羡慕的鹅蛋脸,精致的彩妆勾勒出她深邃的五官,尤其她那完美的身材比例,胸大腰细、皮肤白皙细腻,是许多男人梦寐以求的漂亮女生。

    可惜这样的美女他实在看太多了,多到他自己都忘记到底曾经跟多少美女交往过。

    “我爱干净,如果你想跟我当有名有实的夫妻,那你就必须专心一致、绝无二心,更不能在外乱交女朋友,所以……”她料定以他的个性,绝对不可能会答应的。

    果然!

    “成交,我不会主动碰你,万一是你忍不住想要,我是可以尽全力配合你的。”他双手一摊,有股痞子般的不正经。

    她拧起细眉,在爱情上,她当然比不上他的超高手段,听见他这样露骨的言词,让她心里着实不好受,不过她还是都吞忍了下来。

    “还有,如果你找到真爱,想要跟我离婚的话,只要告诉我一声,我会立刻签字的。”她说得公事公办,

    “你就什么都不要求吗?”

    她摇摇头。“我不重要,能够结婚就好。”

    她虽然力求冷静,他还是清楚看见她那微颤的眼睫。

    “看来你是看上我家的钱呀!这真的很伤我大男人的自尊心,难道我没有一点吸引你的地方吗?”他似笑非笑的调侃着。

    听到他开玩笑似的话,她绷紧的神经才缓缓放松,露出唇边的笑意。

    “那,我们结婚吧!”她说。

    “这可好玩了,我竟然会同意你的求婚。”他却狂妄地笑了出声。

    而她则又慢慢喝了口茶,同时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结婚了,她终于可以把自己锁进婚姻的牢笼里。

    婚礼上,沈育锋是个八面玲珑的新郎,他四处寒暄,展现他惊人的交际手腕,也把这场婚宴当成是另一个开拓商业契机的舞台。

    赵佳佳则是尽责地表现出新娘该有的含羞脉脉,她只需拉宽唇型,微笑再微笑,并且把自己当作模特儿,一连换了三套最美、最豪华的礼服,以满足宾客的视觉享受。

    当回到两人的新家时,折腾一天的她,累到一句话都不想再多说。

    而半醉的沈育锋,婉拒了所有闹洞房的人,在这新婚之夜,他却冷笑地看待这一切。

    各自回自己的房,各自睡自己的觉,这就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隔天,她睡到中午才清醒,空荡荡的屋子里半点人声都没有,她在餐桌上发现了沈育锋留下的字条──

    亲爱的老婆:

    那一声称呼让她看得心脏猛跳,只是他之后写的……

    我出差了,少则一个月就会回来,多则未知数。

    我的书房及卧房,没有我的许可,请勿进入,希望你能遵守当个室友的准则,让我们保有各自的隐私。

    亲爱的老公

    短短的两句话,让她燃起了心头火,就算她有再好的修养也都无法忍受他的做法。

    才新婚的隔天他就出差去,这要她怎么面对有心人的疑问,就算他再怎么不喜欢她,讨厌这件利益婚姻,也不用做到如此绝的地步吧?

    这个只会逃避的烂男人!

    不过她气归气,很快她就接受这个事实。

    这样也好,大家各过各的,没有他在,或许她更能安然自在的度过两人名义上的新关系。

    一段尴尬不已,却又不能不度过的新婚关系。

    午后三点,七月的艳阳天,阳光像是金子般闪闪发亮,空气中似乎连一点流动的风都没有。

    一辆高级黑色房车行驶在发着热气的柏油路面,这时,司机突然缓缓将车子靠往路边停了车。

    这是台北东区最热闹的黄金路段后面的一条两线道的马路,脱离黄金路段的人潮汹涌,这里显得格外僻静幽雅。

    “阿正,怎么了?”坐在后座的沈育锋不解地问着司机。

    “总经理,是太太。”阿正以右手比着右前方的方向。

    “太太?”沈育锋扬眉,透过暗咖啡色的车窗,看向那一抹纤细的人影。

    只见一个绑着两条小辫子的女人,穿着T恤、低腰牛仔裤,手里拿着一条水管,正在替店门口的几盆盆栽浇灌。

    她的表情很恬淡,他似乎还可以感觉到她唇边那若有似无的笑意,她看起来就像是邻家的小女孩,可是他却觉得很陌生。

    阳光让她那白皙柔嫩的肌肤闪闪动人,更让他移不开视线。

    那是他结婚三个月的妻子吗?为什么他不认识她?他差点都忘了他是个有老婆的男人了。

    他的记忆里,她该是一头大波浪卷发,脸上有着精致的彩妆,走起路来风姿绰约,穿着高档的洋装,等着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有着千金小姐模样的女人。

    而眼前的小女孩,是他的老婆?!

    “总经理,要跟太太打招呼吗?”阿正问。

    “阿正,太太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间高挂着“佳佳小屋”的招牌,从外观根本看不出是在卖什么。

    阿正半回过头来,方正的脸上很讶异。“总经理,你不知道这间店是太太开的吗?”

    沈育锋心里狼狈,脸上表情仍不动声色。“我当然知道这间店是她开的,不过我以为她该好命的待在家里,店里只要交给店员就好。”

    他淡笑,明明是在说谎,却可以说得脸不红、气不喘,不让阿正发觉到其实他一点都不认识那个名义上的太太。

    阿正有着了解。“太太要是没其他事,中午就会到到店里,一直待到晚上十点左右。”

    “哦?”他扬眉。“你先把车子开回去,我下车去找太太。”

    当他的长腿一跨下车,他清楚看见那个手里拿着水管的小女孩,脸色明显一僵,更有着那显而易见的恐慌。

    看来他的小妻子很怕他啰?

    第二章

    那个从百万黑色轿车走出来的男子,大热天里还是一身笔挺的西装,那挺拔的身形、温和的笑脸,尤其他有一双足以让女人神魂颠倒的桃花眼。

    赵佳佳忘了手中还拿着水管,阳光太耀眼、天气太炙热,她以为自己眼花,毕竟在她的认知里,他应该正在美国或者加拿大甚至法国,反正他可以在世界各地,但就是不该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的手一扬高,水注就这么往沈育锋的身上浇洒过去,沈育锋的行动力不够敏捷,就这么被淋得一头一脸的湿。

    “啊……”她惊呼,连忙想走上前察看。“对不起、对不起。”

    “该死,先关掉水龙头!”沈育锋吼着,脚下快速的挪动着。

    她在回过神来之际,将手中的水管放到地上,连忙去关掉墙边的水龙头。

    沈育锋拨了拨额前被淋湿的刘海,再将双眼的水珠抹去,看着自己一身名牌的阿曼尼几乎毁了,他的浓眉皱起,眼神却露出兴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于他的厉色,她有些慌张,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摆哪儿放。

    “佳佳。”此时从店里跑出来一个大男孩:“我听到你的叫声……”

    大男孩是江品皓,是赵佳佳的工作伙伴。

    “我没事,我不小心把客人的衣服弄湿了。”她真的慌了,小脸皱巴巴的。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江品皓失笑,他实在太习惯她时常的不小心了。

    沈育锋听到她这么说,一股火气倏地上升,忍不住冷哼。“我是客人?”

    她显得很尴尬,皱了皱鼻头,两人已经有了良好的默契,除了自家人,在外人的面前是绝口不提两人是夫妻的关系。

    “你要不要先回去换件衣服?”

    他印象中那个干练沉着的女人,怎么变成了怯懦的小女孩?难道他不知道其实他的老婆有双胞胎姐妹?

    “我这样要怎么回去?你店里没有地方让我换衣服吗?”沈育锋的口气像极了在热天里的冰块。

    她犹豫了一下才说:“请你跟我来。”

    接着,她转身推开玻璃门,门上发出轻脆的风铃声,沈育锋跟着她走进去,接着江品皓才跟着进入。

    店里约只有十坪大,全是以原木为基调,布置得温馨雅致,偏向日式的风格,低矮的柜枱边是一张两人座的布沙发,充满着居家风情。

    一整面墙是小巧精致的装饰品,另一面墙上是各种类型的大小布偶,而靠玻璃门的这面墙,衣架上挂着几件衣服,柜子上有几顶帽子、几双鞋子。

    “我店里只有几件男生穿的T恤和休闲裤。”她从架上翻找着T恤,努力想着什么样的衣服比较适合他穿。

    他只是杵在柜枱边,看着她的无措。

    “这件怎么样?”她摊开一件白底蓝条纹的T恤。

    “像是囚犯。”他冷冷地打回票。

    她继续翻找,再摊开一件白底上面有大大红色英文字母的T恤。

    “那这件呢?”

    “像是十五岁穿的。”他浓眉一挑,再次高傲地否决。

    “那你要不要自己来找?”就算她和他约会了一个月,结婚三个月,但她和他相处的时间还是很少,她当然不会知道他的品味。

    “你看过我穿那样的衣服吗?”他一向是衬衫、西装裤的菁英份子,在他的生活里,根本没有休闲娱乐这种东西。

    “很抱歉,我这里只有这种衣服。”她眉眼有股嫌恶,却没让他发现。“要不然,你稍坐一下,我出去帮你买衣服,只是我买的,不知道能不能符合你的品味?”

    “等你衣服买来,我早就感冒了。”他走到她的身边,她潜意识向后退了一小步。

    感觉到她刻意拉出来的距离,他心头扬起淡淡的不悦。

    “像你店里这种衣服,到底要卖给谁?”他着手翻了翻柜里叠好的T恤。

    ?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