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三国美人一锅煮》全集【未删节精校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3 部分阅读

    “娘亲,孩儿要嘛!”

    王子连忙追了出去,一把抱住东方艳,用自己的竖起的大虫子磨蹭着东方艳的,柔声说道。

    “不行,三儿,听话,乖。娘亲,夜里入睡时才给你,刚才袁太傅的侄子袁本初和袁公路兄弟两人给你送来贴子,说是晚上请你到月香楼一叙。”

    东方艳娇躯一颤,面色艳红,妩媚的白了一眼猴急的王子,出声说道。

    “啊!”

    王子闻言当即惊呼一声,跳了起来。

    “阿茂,阿茂,你给本殿下快点滚出来。”

    不会吧,刚刚玩过袁绍的未婚妻,他就这么快杀来,不太可能吧。王子对着院外怒声大喝道。

    “主公,阿茂在此。”

    正在院外悠哉悠哉和典韦喝着小酒的邓茂闻声,连忙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神色恭敬的说道。

    “那,那袁绍和袁术什么时候把请帖送来的啊。”

    王子干咳一声,出声问道。

    “回主公,就在早上您和蔡邕蔡大人刚走后一刻钟,请帖就送来了。”

    邓茂虽然心中有些疑惑,还是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把自己知道的回报给王子。

    “原来如此,吓我一跳。”

    王子闻言,心中重重松了一口气,挥挥手,让邓茂滚了出去。

    被这件事情一打岔,王子和东方艳都没有了调情的兴致,王子回到浴室,洗了会燥,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随即从后门出去,去了京都最大的青楼玉香楼。

    来到玉香楼自然有人把王子迎到楼上雅间。

    “国师大人,你终于来了,谢谢赏脸谢谢赏脸。”

    一身锦衣,打扮得富贵逼人的袁绍袁本初见到王子进来,连忙和袁术同时起身向迎王子。

    “客气客气。”

    王子回礼道:“本初有请,天九岂敢不从。”

    “国师大人,来,请坐,本初敬你一杯。”

    袁绍闻言精神大震,连忙亲自给王子斟酒道。

    “多谢。”

    王子举杯一饮而尽,和袁绍相谈甚欢。

    “国师大人,你不知道,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今夜月香楼的重头戏就要错过了。”

    袁术见到王子和袁绍两人“眉来眼去”聊的好不开心,心中一阵嫉妒,连忙端起酒杯,向王子敬酒道。

    “哦,有什么重头戏?”

    王子闻言顿时来的兴趣,和袁术碰了一杯。

    “今夜是月香楼香香姑娘的出台的日子,要是今天谁能够出价最高,拔得头筹,夺得香香姑娘的红丸,那可真是快乐似神仙啊。”

    袁绍见状,连忙接口道,一脸荡龌龊好色的样子,看得袁术心头大火,尤其袁绍嘴角挂起的那只有男人之间才能懂得的会心贱微笑,让王子顿时来了浓厚的兴趣。

    同时,王子在心中狠狠的诽谤了一下下流的袁绍!

    “国师大人……”

    袁术刚刚开口,话还没说完,便被袁绍出言打断。

    “二弟,别国师大人国师大人的叫着,多么见外,要叫天九兄!”

    袁绍一脸自来熟的样子,让王子看得心中差点呕吐起来。

    “是的是的,本初兄说得对,叫国师太见外了。”

    王子闻言见状,点头说道。

    “天九……”

    “天九兄啊,要知道这月香楼还有一位名震京都的花魁,名月月,卖艺不卖身。可惜的是,那月月姑娘出台的日子,头筹竟然被别人夺去了,让我和二弟心痛不已啊。”

    袁绍捶胸痛苦道。直接不给袁术说话的机会。

    “哦,那人是谁?”

    王子闻言,精神大震道。

    “曹阿瞒!”

    袁术满脸恨意的插嘴道:“那阉人之后,占着祖辈蒙荫,家财万贯,竟然不把我袁术兄弟二人放在眼中,若不是叔父限制了我们每月的月钱,上次我岂会输给那无耻卑鄙奸诈的曹阿瞒。”

    “曹阿瞒,莫不是前大内总管费亭侯曹腾曹大人的养孙。”

    王子闻言,剑眉一挑,来了兴趣的出声说道。

    “可不就是他嘛!”

    袁绍闻言,猛得一拍桌子接声道:“背祖忘宗的东西,我袁绍生平最看不起那个认贼作父的曹阿瞒,名名复姓夏侯,偏偏跟着阉人姓氏。”

    “天九兄,今夜我们不但要夺得香香姑娘,还要把曹阿瞒的女人月月给抢了。”

    袁术连忙抓住机会,义愤填膺的怒声道。

    第38章 夺魁,双飞

    “妙哉,妙哉。”

    王子忽然明白过来,敢情袁绍袁术兄弟二人在自己面前演戏,挑拨自己和曹阿瞒,若论城府,王子的确相信袁绍袁术兄弟二人也玩不过曹操。不过,既然撞见了,王子就和曹阿瞒斗上一斗,想到此处,王子抚掌大笑道:“今夜贫道不但要夺得香香姑娘,而且曹操的女人贫道抢定了!”

    “啊……哈哈……”

    袁绍袁术兄弟二人闻言,互望一眼,与王子交换一下贱的眼神,齐齐仰天大笑。

    不多时间,隔着窗帘,王子看到对面楼台上出现一个美妙白衣女子,约莫十五六岁,一颦一笑之间无不充满了一种颠倒众生的美艳。

    “本初兄,那个女子就是香香姑娘吗?”

    王子不知从那里摸出一把扇子,故作潇洒的扇了扇,向袁绍出声问道。

    “嗯。”

    袁绍点头道:“天九兄,请放心,今天我和二弟准备了足够的钱财,保准一举击败曹操。”

    “天九兄,请相信我们的财衣力。”

    袁术这个时候,也有一种财大气粗的气势。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待会儿我们把曹操压得死死的。”

    王子也摆出一副奸诈荡的样子,出声说道。

    “各位贵客,今夜是香香出台的日子,谁能出价更高,将能够得到香香的初夜,过了今夜,香香可就卖艺不卖身,再无这个机会一亲芳泽啦啊。各位公子少爷要抓住机会出价哦。”

    那老鸨娇媚的声音响起后,四周顿时一片静悄悄。

    “起价一百贯文钱,各位贵客请举牌,每次加价五贯文钱。”

    随着龟奴奸细的话音落地,一声巨大的叫好声响起。

    “好,我出一百零五贯。”

    “大爷我出一百二十贯。”

    “本公子出价两百贯!”

    “本初兄,怎么他们要铜钱,不要银子吗?”

    王子听着外面的叫价,眉头微皱的说道。

    “天九兄,金、银乃是贵重物品,用起来时需要兑换,一般情况下铜钱容易流通。”

    袁术见状,连忙接口道。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白银和黄金不能用呢。”

    王子恍然大悟道。

    “天九兄,外面已经叫价八百贯了,该我们出手了。”

    袁绍向一旁侍候的仆人使了个眼色道。

    “两千贯。”

    袁绍的仆人举起了牌子高声叫喊道。

    “袁校尉两千贯一次,袁校尉两千二次……”

    “五千贯!”

    曹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口叫价五千贯,可是整整五千两白银啊。

    “曹校尉五千贯一次……”

    “六千贯。”

    袁术的仆人叫价道。

    “七千贯。”

    不等鬼奴叫价,袁绍的仆人在他的眼神示意下直接叫价。

    “一万贯!”

    曹操的仆人大声呼喊道。

    “曹校尉一万贯一次,一万贯两次……”

    “两万贯!”

    袁绍和袁术互望一眼,直接把叫价翻了一倍。

    这时大厅内已经一片静悄悄的了。

    “该死的袁本初,那来的这么银子,想必他们兄弟这次应该合在一起出价,想夺魁!怎么玩,一凤二龙双飞吗?我呸!我曹阿瞒别的没有,就是钱多,曹忠你过来。”

    曹操黑着脸,把自己的贴身仆人曹忠叫了过来。

    “五万贯!”

    曹忠点点头,连忙举牌叫价五万两。

    “曹校尉五万贯一次,五万贯二次,五万贯三……”

    “十万!”

    王子打了个响指,一直侍奉在身后的邓茂睁开双眼,举起牌子,运足气力,大声呼喝道。

    “啊!”

    楼下一片惊呼,就连那香香姑娘也是目露惊色的向王子所在的雅间望来。

    “袁本初,袁公路!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今天这事情已经不在是意气之争,而是演化成面子之争。曹操近乎咬牙切齿,两眼喷火的向曹忠举起两根手指。

    “二十万贯!”

    曹忠声音发抖的喊道。

    “切,我家公子出价十万两黄金!没有钱,出来摆什么阔气,回家种地吧你。”

    邓茂闻言,满脸的不屑,一眼的轻蔑之色对着曹操所在的雅间比了一下中指,狗仗人势道。

    “呼通!”

    一声,曹操连人带桌子一起倒在地上。

    袁绍和袁术两兄弟同时从椅子上跌落下来,纵使他们再修身养性,城府深沉,但是定性方面还是不怎么成熟。

    毕竟,两人还年轻吗?还没有婚娶!

    那老鸨听闻如此“天价”不但没有幸福的晕了过去,反而面色苍白,一脸的惊惧惶恐。

    十万两黄金,那可是百万贯文钱,一个巨大的天文数目啊。

    龟奴手中拿着小红锤,身子不住抖啊抖的,牙齿直打架,脸色难看的向后方望去,希望能够得到幕后大老板的“指示”“一百万贯第一次,一百万贯第二次,一百万贯第三次,今日夺魁者是……”

    “哼,我们家公子说了,请香香姑娘和月月姑娘到天子第一号房侍寝,不得有误。”

    邓茂一脸狗仗人势的出声哼哼道,说完,看也不看那龟奴一眼,转身离去。

    “不可能,‘他’到底是谁?”

    曹操满心疑惑的暗思道,接着快速出了雅间,向王子所待的地方快奔而去。

    可是曹操始终来晚了一步,王子去了天字第一号房。

    “阿瞒啊,你来迟了一步,国师大人他已经去了天字第一号房。”

    袁术见到曹操出现,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出声说道。

    “十万两黄金啊!”

    袁绍有些嫉妒的说道:“恐怕就是京都第一首富阿瞒你一时间也凑不齐吧。”

    “原来是国师大人。”

    曹操闻言,眉头紧皱,低语一声,连忙向袁绍袁术告了声歉,快步离去。

    “阿瞒哥哥,月儿该怎么办?”

    两眼通红的月月见到曹操出现,连忙扑上前去,失声痛哭道。

    “月儿,对方实在太强大,乃是当朝国师天九真人。哥哥刚才被袁绍袁术那两兄弟给算计了,得罪了国师大人,恐怕以后性命不保。月儿,我不能连累你,你快点走吧。”

    曹操搂着月月,眼中闪烁出奸诈之色,三角眼眯缝起来,装出一副满脸心痛样子对月月姑娘关爱道。

    “什么?”

    月月闻言,心中大吃一惊,面色骤变。

    “还楞着什么,快走啊。”

    曹操的语气更加急切了。

    “不,阿瞒哥哥,我不能走,我会有办法救你的。”

    月月闻言,心中无比复杂,难过、伤心,月月深深的望了一眼曹操,嘴角对曹操灿烂一笑,露出一个最美丽的微笑,转身去了天字第一号房,月月在转身的刹那间,美目中两行情泪悄然滑落。

    而曹操嘴角则浮现出一丝奸计得逞的阴笑。

    香香是一个皮肤,有这一双大眼睛的美丽少女,长长的头发上,系着两条小辫子,和那清纯开朗的个性,正好搭配得恰到好处。淡淡的小弯眉、清澈的一双大眼,还有那的鼻子,以及那小巧玲珑的朱唇,怎么看都是那么的迷人。从胸前隆起的弧度来看,神女峰的发育相当成熟。再加上身材纤细的缘故,胸间的曲线非常完美。也因此,由下往上仰视的时候,她胸前那两道隆起的弧度,着实具有相当的美感。

    月月虽然只比香香早出台一个月,毕竟红丸已经被夺去,显得成熟了许多。她脸如皓月,肤如凝脂,眼似深潭。线条优美至极的桃腮,给人一种秀丽无伦的感觉。婀娜纤细的柔软柳腰,配上微隆的美臀和翘挺的,浑身线条玲珑浮凸,该细的细,该挺的挺。一双玉润浑圆的修长美腿,白嫩、曲线窈窕,、细腰、嫩臀,十分迷人。

    此刻,身着睡衣的香香,头发披散在肩头,淡红的睡衣似乎根本遮挡不住那小巧的身型。香香的领口开的大大的,微微前倾的身体,使得一对娇小的玉兔,几乎完全呈现在王子的眼前。月月对香香低低说了两句,只见香香红着脸,转过身来,跪在王子面前,衣的下摆滑到腿根,露出夹在两腿之间白色的亵裤。

    香香忽然拉下王子的睡裤,掏出那根涨得难受的大虫子,把它放在自己小手里,屁股一拱一拱地用大虫子磨擦她的手掌。王子可以感觉到香香指尖的轻触,一次、两次、三次,随着每次的碰触,大虫子都颤抖一下。最后手指停留在王子的虫头上,随着香香手指在王子的虫头上一圈圈的转动起来,大虫子不停的遭到拨动,王子感觉身体要炸开了似的。

    只见香香轻柔的脱下睡衣,摘下了肚兜,一双王子所看过最可爱的玉兔呈现在眼前。约莫半个葡萄柚般大小,有着完美的山丘曲线,极其柔软,巨大的、像棉球般的奶晕在每神女峰中央形成又一小丘,盈盈花蕾俏立其中。

    整个玉兔就这样清楚的暴露在王子眼前,看的王子有点头昏脑障,但最着要的部份还在后头,王子继续往下看,玉兔下是一条纤腰,真的是很细的腰。就是这腰,令玉兔看起来更大吧。腰的中央有可爱的小肚脐,王子朝着肚挤的下方继续看下去,知道最着要的部位就在这下面,心情开始紧张起来。

    香香继续将白色的亵裤也慢慢的脱下,只见小腹下倒三角形的细细如丝绒般地细毛,在嫩红的山岭四周,香香双腿大开,构成一幅诱惑的景象,从毛茸茸的毛、红红的山岭,到浅咖啡色的小菊花,在王子眼中真是美不胜收。微微张开的神仙玉洞,像是在对王子呢喃细语着。又见那两片娇嫩的花瓣,在她奔放之下,已澎涨涨地绽放成鲜艳的桃红色,玉洞也分泌出她欢悦的花蜜。散发着一股处女的香味。

    互相凝视了好一会儿,然后香香走向王子。很自然的张开双臂将王子拥在怀中,她仰起了头让香唇触碰到王子。她的嘴不但柔软而且甜美,当王子轻轻的拥着她时,那是如此的好,感觉到她小而的,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胸口。她把向前顶着,这使得她的小腹。紧紧的压着王子的身体,王子几乎无法站稳。

    “公子,今天香香是你的了。”

    香香娇媚的声音在王子耳边响起。

    月月装出一副两眼深情的样子望着王子,最后眼光落在了王子直挺挺的大虫子上。她小嘴儿里轻叹了一声,伸出颤抖着的小手。当她抖着手来握王子的大虫子时,刚一触到,她就像被烧到般的将手缩了一下。但接着她还是轻轻握住了王子那坚硬粗长的大虫子,慢慢的,月月缓缓的套弄起王子的大虫子。

    然后月月用手拨了拨她乌黑的秀发,才慢慢的俯子,这时王子的大虫子点在月月的艳红的嘴唇旁。月月用手握着王子粗长壮硕的大虫子,接着把大大虫子放在她的脸颊旁搓了几下,然后,月月伸出舌头添了添,张开她的小嘴“啧”的一声,就把大虫子含进她的嘴里。王子感到月月的舌头在虫头卷弄着,一阵舒爽的快意,使得大虫子涨得更粗、更长,塞得她的小嘴都快含不住了。接着她抬起头来,用手握住王子的大虫子轻轻的套弄着,左手的手指则在红嘟嘟的虫头上的轻抚着、逗弄着。

    王子有些急不可耐的将月月推倒在床上,脱光了她身上所有衣物,她细嫩柔滑的、圆润修长的、浑圆挺耸的丰臀、的玉兔子、鲜美如蜜桃般的神仙玉洞,纤毫毕露的完全呈现在王子的眼前。王子趴到月月的身上,一面狂烈地亲吻着她高耸的神女峰峰,一面挺动屁股……

    王子两手开始在那对香香小小的胸乳上不停地揉捏。月月在旁看后爬了起来,月月微微喘息的樱唇,紧紧地吻住香香的,香香的回应地缠住了月月的舌头。渐渐,香香被王子和月月的动作,搞得花蜜慢慢流出,扭动着娇躯……

    王子转头一看,月月因自己和香香共同表演的一幕活春宫,只见她桃腮晕红,秀色娇羞,媚眼半开半闭、红唇微张、急促地娇喘着,恍佛要将她全身的火热酥麻,从口鼻中哼出,王子之火瞬时窜烧全身,王子跪在了月月面前,用双手慢慢掰开她的,月月就用双手捂着脸孔。

    一番颠龙倒凤,翻云覆雨过后,王子和月月、香香三人彻底瘫倒在床上。

    双飞的感觉,真的爽上天了,王子左拥右抱着两女美美的想着。

    第39章 夜不归宿

    从月香楼里出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而曹操也辗转难眠的等了一天一夜,当看到王子左右拥抱从天字第一号房出来的时候,连忙面带微笑的迎上前去,出声说道:“国师大人,昨夜玩得还快乐否?”

    “还行,马马虎虎。”

    王子打了阿欠,出声说道:“阿瞒啊,没想到你也是此道中人,以后有机会多多交流一下。”

    “一定一定。”

    曹操闻言连忙应声道。

    “阿茂,去给我在京城买一处豪宅,给月月和香香赎身过后,你带她们去就行了。”

    王子松开月月和香香,向邓茂出声说道。

    “是,公子。”

    邓茂闻言,所连忙出声应道,不过面色微微有些为难或者得意的说道:“公子,那月香楼的东家昨天已经把整个月香楼转让给您了。”

    “什么?”

    王子闻言微微吃了一惊道:“无功不受禄,那月香楼的东家是谁?你知道吗?”

    “西凉太守董卓。”

    邓茂连忙神色恭敬的说道。

    “哦,董胖子他进京了。”

    王子非常意外的说道。

    “没没有,来的是董胖子的女婿李儒。”

    邓茂闻言,连忙摇头道。

    “阿茂啊,安排个时间,待会别忘记给李儒送一张帖子。”

    王子微微一笑道。

    “是,公子。”

    邓茂闻言,顿时满脸喜色的应道。显然收了李儒不少好处。

    “本初,公路,阿瞒,我们就此别过。”

    来到月香楼下,袁绍袁术二人正好赶到,毕竟袁绍袁术还没婚娶,不能在外面过夜,大半夜还得回去准备给老太爷问安。

    东方艳的丈夫数年前去世,自己抚育王小三,男女之情掩没内心深处,没想到被穿越过来的王子给勾了起来。想那姿色娇美、成熟迷人的东方艳偏偏没了丈夫,日日夜夜处在独守空闺、孤枕难眠的岁月中是多么的寂寞与痛苦呢。

    年轻美艳的她为丈夫守节不仅可怜复加可惜,王子替东方艳深深委屈,所以王子强行要了东方艳,使她舒服、爽快得欲死欲活、不胜娇喘。王子又那里知道万恶为首,女人好色起来,比男人还要恐怖。

    王子夜不归宿。

    东方艳则是放心寂寞,孤独难眠,好想被上。

    面色晕红的东方艳等了王子一夜,没见他回来,心中恨死王子了。东方艳本来准备夜里再好好的爽上一次,没有想到王子人不见了。

    等王子回到国师府,来到后院时,忽然间发现东方艳不让他进门。

    乐子大起来了,王子只得舍着脸,向东方艳解释辩白,又嚎着立什么保证书啥的,才让东方艳心中怒火略微消散。

    “娘亲,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快点开下门。娘亲,我的好娘亲,亲亲娘亲,你就原谅我吧,我保证,下次我再也不敢夜不归宿了。”

    王子皱眉苦脸的贴在房门上,向东方艳大声求饶。

    “主人,夫人说了,今天你去和大爷、二爷挤床睡吧。”

    郭襄在房间里憋红着小脸,嘟着嘴,出声说道。

    “什么?”

    王子闻言大惊失色道:“襄儿,你真是我的好襄儿。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大哥和二哥的婚事不能再耽搁了,明天我就得找人给两位兄长说亲去。”

    第40章 妈妈的爱

    转移话题乃是男人对女人必杀绝技之一。

    王子话一出口,果然,东方艳和郭襄慌了心神。

    接着王子和东方艳共进晚餐,两人都喝了不少。东方艳喝多了酒的粉脸泛然艳红,红晕的像是熟透的红苹果,充满无限的娇媚。

    东方艳面带醉意娇呼道:“三儿……来……来……扶娘亲进屋内……”

    红色露臂低胸旗袍把东方艳那玲珑的身材,紧紧包裹得凹凸有致,充满无比的诱惑。王子感受到东方艳一袭艳红晚旗袍底内充满曲线美的魔鬼身材,是那么光滑白嫩充满妖媚、,年少的王子顿时激起亢奋的,王子眼睛充满了的光芒罩住了东方艳全身。

    王子强忍着荡漾的心神,殷村勤地把不胜酒力的东方艳扶起来,搂着她的柳腰,牵着她的玉手一步步往东方艳的卧室而去。微醺的东方艳把整个柔软娇躯依偎着王子,王子隔着旗袍感触到东方艳丰盈的,柔软富有弹性。

    王子藉扶持东方艳,得以居高临下透过她低胸领口,瞧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白肥嫩、浑圆的玉兔,高耸雪白的挤成了一道紧密的奶沟,阵阵扑鼻的奶香与脂粉味令王子全身血液加速流窜。王子强自忍住心头的。

    但越是拼命忍耐,胯下的大虫子,越是迫不及待硬挺得几乎穿裤而出,那原本扶搂着东方艳柳腰的手掌,也不由自主的趁势往下,托住东方艳圆润的肥臀,摸了几把,感觉肥嫩嫩的,像是气球般蛮有弹性。王子扶持着东方艳蹒跚地到达东方艳的闺房,点亮蜡烛,王子把东方艳身子,轻轻的放到舒适柔软的软床上。

    “三儿,坐一会儿嘛。”

    东方艳嘴唇有点发抖,说话极不自然,她内心有些害羞,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失去了往日的威仪,唇边挂着媚笑,两眼泪波欲动,娇慵聊懒,欲说还羞。

    王子上前握住她的素手,关怀的问她:“娘亲,是不是有点不舒服?为什么脸上这么红?”

    东方艳被王子握住两只手,像触电一般抖动着道:“嗯,像是有点头晕。”

    “替我倒杯水吧。”

    东方艳深怕王子会离开,故意支使着王子,以便拖延时间。王子端了开水坐在床沿上,然后把她扶起来,偎靠在自己怀里,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冲进王子的鼻中,使王子心波荡样。

    王子知道自己快顶不住了,他把水送到她唇边。东方艳挪动一下娇躯,像有意在王子胸前揉磨,那乌黑的云法,在王子额角擦得痒痒的非常受用。东方艳喝完了水,多情的望王子一眼,仍然偎在王子的胸前闭目不动。王子刚起身,东方艳一把拉住道:“三儿,今夜那里都不要去,来陪陪娘亲好吗?这一夜你全部是我一个人的。”

    东方艳说着将王子的手拉到胸前,王子的最后一丝理智终于没能抵挡住。王子颤抖地褪去东方艳的旗袍,她丰盈雪白的只留下那黑色半透明镶著的胸围与亵裤,黑白对比分明,胸前两颗酥乳得几乎要覆盖不住。

    王子吞下一口贪婪口水,用手着玉兔,摸着摸着十分柔软富有弹性的。王子轻柔地褪下了她那黑色魅惑的三点式,东方艳就此被剥个精光横陈在,裸的她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肥嫩的玉兔、红晕鲜嫩的小樱桃、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山丘和浓黑的花草林苗却是无比的魅惑,东方艳浑身的冰肌玉肤令王子看得亢奋无法抗拒。

    王子褪下自己的衣物,轻轻东方艳那的,从东方艳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淡淡的酒香,王子抚摸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着东方艳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玉兔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粉红樱桃。

    不多时,敏感的红樱桃变得膨胀突起。王子将东方艳那双雪白浑圆的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山沟,玉洞口微张两片花瓣鲜红如嫩。东方艳始终微闭星模眸,瘫软地依在王子的怀里,王子轻轻的抚着她的全身,吻着她粉颊。王子用指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花核,更不时将指尖深入玉洞。

    “嗯……哼……啊……啊……”

    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东方艳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娇吟声,神仙玉洞泌出湿润花蜜使得王子情火高涨兴奋异常,左手拨开东方艳那两片鲜嫩的花瓣,右手握住粗大的大虫子对准了东方艳那访润的娇嫩玉洞,王子猛然挺入,“滋”的一声,大虫子全根尽没玉洞。

    东方艳满脸通红,在王子眼里显得妩媚迷人,加把劲的九浅一深,把大虫子往肉紧的玉洞来回狂抽猛插,插得久旱的东方艳阵阵快感从体内传来,传遍全身,舒爽无比。狂热的动作?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